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媒婆喜帕(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媒婆喜帕(下)目录  下一页
   

媒婆喜帕(下)  第23页    作者:寄秋

  但那清脆的嗓音确是为她所有,而且声亮有力,充满精神,怎会是一个已死之人才有的缥缈虚声。

  答案很快地在他们眼前揭晓了。

  “没见过女鬼呀!一个个坏事做尽、害人无数,怎么还没得到报应,活着害更多的人吗?”叶妍忍不住呸了两人一口痰。

  “你……你没死?”

  望着攀窗而入、穿着白袍的女人,两双震惊的眼珠子几乎睁得快凸出眼眶。

  “你们没死,我怎么好意思先去等你们,看看你们谁的罪孽深重就先送他下地府吧!”她戳,她戳,她戳戳戳……

  玩上瘾的叶妍做出鬼戳人的动作,装了假指片的十指一戳一缩,一戳一缩的。

  “你明明掉下去了……”怎会死而复活?

  “我命大呀,老天保佑我咩,他说你们这些没良心的人,若未绳之于法、得到报应,祖这个老天爷也白做了,要我代替訑惩罚你们这些心狠手辣的大坏蛋!”

  “你骗了我们……”不对,她没死,那也就表示他们……中计了?

  脑筋转得快的游镇德立即察觉有异,他飞快地转过身,看向应该中毒身亡的李承泽。

  “妍儿,别玩了,把指甲卸下来,小心戳到自己。”这玩性还真叫人拿她没辙。本来没有装鬼吓人这段安排,但是失踪月余归来的叶妍很不甘心,她掉落悬崖的惊恐余悸犹存,要不出出这口气,怎能消她一肚子火气。

  宠她如命的李二少当然没第二句话,她想做什么就由她去,还剪下两撮白发给她贴在颊边,加强阴气迫人的惊悚感。

  而他要做的,不过是假装中毒,让人顿失戒心。

  “你……你没中毒?”惊喊出声的李承恩跌坐在地,骇然地看着自家兄弟抹去唇畔黑色的毒血。

  “你真那么希望我死吗?”幽然一叹,饱含着失望。

  “你不死,我永远也没有出头的一天,你为什么不死!”他不该活着争走他的一切。

  “难道非要闹到亲者痛仇者快、家破人亡你才称心?”他到底在想什么,横竖是一家人,何必赶尽杀绝。

  “对,只要你死了,李家的财产就是我一个人的,没有人可以跟我争,跟我抢,全都属于我。”金银珠宝垂手可得呀!就差那么一步。

  “就算你全部拿走也留不住,以你好高骛远,短视近利的心性,给你再多的钱财也枉然,你依然会在一年内败光。”不知珍惜的人只会一再落空。

  “那又如何,家产在我手中败光了我也高兴,至少你也两手空空,看爹再怎么偏袒你。”他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拥有,这样至少他还甘心点。

  反正没人指望他长进,全都睁大眼睛看他失败。

  “把自己逼到绝境又能得到什么,你要我怎么饶恕你?”李承泽摇摇头,亲者痛仇者快,他的路越走越偏了。

  李承恩毫不在乎的扬起下颚。“少说废话,你能拿我怎样,难不成要我赔命不成?”

  他一副谁也拿他没辙的模样,老神在在的挑眉一睨,既然李承泽人没死还活得好好的,拿什么要他伏首认罪。

  “将你送官严办。”这是釜底抽薪的唯一办法。

  “什么?”

  李承恩还想耍狠,可是手臂都还没举起来,数名官差突然大阵仗的走入房内,意欲拘捕犯罪之人。

  他和游镇德哪有可能乖乖束手就擒,他们互使眼神,冲向官差做困兽之斗,李承恩趁其不备夺下其中一人的配刀跑出屋子。

  他仍认为自己没错,是老天不帮他,刀子一举高就想砍杀碍事的人。

  殊知,一道天雷轰然而起,直劈向高举向天的刀尖,他整个人一阵颤抖,随即焦黑一身,倒地不起。

  什么怨,什么恨都没了,他应了自己对姚霏霏所起的誓,死于雷击之下。

  而游镇德也因为脱逃不及,被两名官差压倒在地,脸色灰败地再也无法加害他人。

  第二十章(1)

  “我说咱们这位俊逸挺拔,卓尔不凡的李二少爷,你今儿个看来特别有精神,红光满面,近日会有意想不到的喜事临门,你得早做准备……”被说的一头雾水的李承泽有几分纳闷,怔愕地望着一大早就抢着打水,端着洗脸水出现在他房里的可人儿,她盈盈笑眸端详了他许久,令人十分不安。

  她是吃错药了吗?还是撞伤了脑子,怎么突然变了个人。

  可那双盈亮的水眸仍是那么有神,口齿依然伶俐,每句话里都带着话,让人猜得心慌。

  “妍儿,你要不要找个大夫瞧瞧,不嫁我没关系,不要硬撑,早点把病治好让我安心。”她的反常让人好生忧心。迟迟未能迎娶心上人的李承泽并未因此生恼,反而更有耐心,更和颜悦色的想用赤诚之心打动她。他对她只有更好,更以她为主,总是默默纵容其言行,早起帮她添衣,晚凉便亲手送上姜汁桂圆茶,不因两人感情来逼迫她快做决定。

  李家商号打算歇业的传闻在铺子重新开张时打破了,虽然不少同业大失所望,但是更多的客人回流,让布行和绣坊的生意蒸蒸日上,一个月内李家又多开了二十多间铺子。

  “谁说没关系,我一定要嫁……呃!我是说二少爷年少有为,才气过人,又生得龙眉凤目,公卿之相,所以我想……”

  “妍儿,你真的不去看看大夫吗?你的嘴角一直在抽措,眼皮跳呀跳的,不会是身染恶疾吧?”他从没见过她这样……等等,她似乎在做某件事时,心情异常兴奋。

  奇怪,怎么一时想不出是什么事呢?

  “嗟!你才身染恶疾,我好端端地,你干么诅咒我……”话一出口,她微恼自己死性不改,三句话就露了本性,老和他斗嘴,忘了此行的正经事。

  “不是啦!不是啦!瞧我这张口没遮斓的嘴抹了油,太溜了,话没经大脑就胡说一通,你可别见怪……你又在干什么?”不能让她把话说完吗?

  李承泽不放心地将大掌往她玉额一覆,看她是否受了风寒。“妍儿,不要怕喝药,我叫大夫多加点甘草,不会让你苦了口的。”

  “我没事,我很好,一点事也没有,你不要再打断我的话,我好不容易才厚着脸皮上门说媒……”

  “说媒!”

  异色瞳眸骤地放大,他面色微冽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看他心爱的姑娘。

  赧着脸,叶妍微羞地说起溜口的媒人话。“是啦!说媒,此女秀外慧中,温婉可人,明眸皓齿又善解人意,是宜室宜家的好姑娘,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还有出神入化的好绣工,是凤阳城百年难得一见的巧手佳人……”

  “我拒绝。”

  “……我告诉你呀―娶到她是你莫大的福份,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姻缘,你要是拒绝就太傻了……呃!等一下,我刚刚是不是听见你说‘我拒绝’三个字?”呵,肯定是听错了,她合媒至今从没失手过,双双对对都是天赐良缘。

  “对。”他非常用力地点头,唯恐她没瞧见。

  “对什么对,我连人都带到你面前了,你敢扫我颜面,坏了我做媒无数的好名声!”她双手插腰,摆出开骂的阵仗。

  “她?”他怔了一下,指向一旁被他一指而目瞪口呆的春草。

  叶妍火了,张口咬住他乱指的粗指。“我不是人吗?你眼睛给我长在头顶上呀!一个俏生生的姑娘家站在你眼前,你敢乱瞟我家带不出门的丫鬟!”

  “小姐,我没有带不出门……”不然她现在在哪里,叶家后院吗?

  “你闭嘴,小姐我正在骂人,你别扫了我兴头,去拿把扫帚扫地,少在我旁边走来走去……”

  为什么要扫地,又不是在自个儿家里。

  嘟着嘴,找不到扫帚的春草就在一旁的柱子后一蹲,不让她家小姐看见就没事了吧。

  “妍儿。”李承泽蓦然一喊。

  “干嘛,想找我吵架呀!来呀!我可从没吵输人……”舌头不溜怎么当起媒人?

  “你的脸好红。”他笑了,好温柔。

  他不说则已,一说出口,叶妍整张粉嫩小脸便红得快滴出血。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2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媒婆喜帕(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