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媒婆喜帕(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媒婆喜帕(下)目录  下一页
   

媒婆喜帕(下)  第19页    作者:寄秋

  最后是服侍小姐的春草自告奋勇,代替叶家的人前来问个分明。

  “呃!那个……你不要哭啦!又不是家里死了人,哭得像在奔丧……”

  说错话的李怒臂上一疼,抬头就见一只泪眼婆掌的小母猫狠狠瞪他。

  “你这个恶人,你家才死人,我家小姐福大命大……可怜的小姐,你在哪儿,有没有听见春草在喊你……”

  哭得淅沥哗啦的春草,双肩一上一下抽动着,眼睛因哭太久而肿成核桃大。

  “嗟!你怎么咒人了,舌头跟你家小姐一样利,毒死人不偿命。”他只是喜欢摆摆威风,吓吓人而已,哪算十恶不赦的大坏人。

  “小姐……”一提到叶妍,春草又泪眼汪汪。“一定是你们害死我家小姐的,因为她不肯屈从当李府绣娘。”

  “天哪―这都八百年前的事了,你还提起,我们二少爷早就打消聘她为绣娘的念头,他们这阵子可要好得很。”除了少个名份外,两人感情好得就像对夫妻一样。直肠子的李怒虽然不知他们已有肌肤之亲,做了夫妻间该做的事,但是看到两人相处的情景,他猜也猜得到发生什么事。

  姚霏霏名义上是李府的少夫人,但他心中反而认为叶妍才是当家主母,李承泽的态度明显的连瞎子都看得见,他的心全悬在她一人身上。

  “骗人,你少胡说了,我家小姐明明厌恶你家二少爷,哪有可能跟他好……”

  突然一只细如白玉的柔芙搭放到她肩头,她不以为意的挥开。“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把我家小姐交出来,我马上到官府告你们谋财害命。”

  谋财害命?小家小户的叶家哪及得上富甲一方的李府,光听她那句可笑的话就觉得荒谬,真要谋财也要挑对人,起码得像主子才有资格。

  “春草。”

  肩上又是一拍。

  “别烦啦!没瞧见我在和人理论吗?你……姓李的,不要把我家小姐藏起来,等官差大人来搜查,你们一个也跑不掉。”对啦!他姓李,但李府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人,有一半都姓李,她喊哪一位呀!李怒不耐烦地挖挖耳朵,决定等她念到嘴酸再说。

  “春草,你嘴巴不累吗?”她的口才快追上她家小姐了,滔滔不绝地狂喷涎沬。

  “都说别吵了听不懂人话呀!你信不信我咬你……”她说到一半转过身,顿时惊愕地睁大眼。

  “啧!你这根春草胆子不小呀,连我也敢咬。”鼠胆养大了是吧,不把她放在眼里。

  “可……可歆小姐?”她没眼花吧!真是小姐的好友―乔可歆?

  “请喊她一声段夫人。”冷冷的让人打了个哆嗦的沉音一落,修长的黑影出现乔可歆身侧。

  “段……段公子?”真的是他。

  “春草,你是吓呆了还是装做不认识我们,刚刚不是口才还好得很,怎么现在舌头给猫叼走了?”这丫头还是傻里傻气的,没半点长进。素腕一抬,轻撩云丝,说话的女子面容姣好,清丽妍人,一袭嫩紫色衣裳衬出她出尘的灵气,恍若那乘风而来的瑶池仙子,翩然落至人间。

  而她身边的男子更是让人惊为天人,面如冠玉,清扬朗秀,削瘦的身形不见槁色,反而更显俊美,犹似浊世中一朵清莲。

  若不是他的眼神过于冰冷,浑身充满拒人于外的阴沉,让人宛如置身冰窟般,仙人之名非他莫属。

  春草看到来者怔仲了好一会儿,突然嘴一扁,对着两人号啕大哭起来。

  “可歆小姐,段公子,你们要为我家小姐讨回公道,他们杀了小姐还硬指称她失踪了,根本是天大的谎言,你们要帮春草……”不能让她家小姐死得不明不白。

  “段夫人。”段名凝着脸纠正。

  但是哭得专心的春草哪理会他说什么,她认识两人时他们尚未成亲,她也喊习惯了,改不了口。

  “可歆小姐,快叫他们把小姐交出来,不然你用毒针戳瞎他们双眼!”见到熟人,她以为帮手到了,学自家主子摇起狠话。

  “我没有毒针。”乔可歆好笑的回道。

  “呃,毒粉、哑巴粉总有吧!我们把他们全毒死、毒哑了,替小姐报仇。”

  乔可歆秀眉轻扬,扑哧笑出声。“好个春草,你几时变得这么狠毒了,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小小年纪颇有大将之风,培养当个毒娘子也不错。

  “可歆小姐……”她都快急死了,她还有闲情逸致开她玩笑。

  乔可歆清眸一转,看向一脸戒备盯着他们瞧的李怒。“请你家主子出来一趟,就说名医段名来访。”

  段名轻哼一声,不喜妻子拿他的名讳大做文章。

  “名医段名?”好像在哪听过。

  天下闻名的段名,他医术高明到只有他不救的人,没有他救不了的人,即使人死了半日,他也有办法和阎王抢人。

  可他这人生性怪僻,不论谁上门求医一律视若无睹,只医皇室中人。她轻叹,摇摇蜂首,主子痴了,下人也跟着脑子不灵光,“我们有阿妍的消息,特来转告。”

  “什么,你知道妍姑娘的下落?”

  震惊极了的李怒哪敢多做逗留,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向内堂,拉出正拿着叶妍绣了一半的喜帕,睹物思人的李二少。

  只是当李承泽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大家都吓了一大跳,原本清俊儒雅的他竟瘦了一大圈,好像披着一块布的假人,两只空荡荡的袖子变得宽大、身形也单薄的骇人,面目憔悴,不过短短数日却好像苍老了十几岁。

  “啧啧啧!怎么这么邋遢,李府没银子了吗?总要穿象样点才好见客嘛。”乔可歆不改本色,直率的说。

  “李怒说你有事找我。”语气低落的李承泽两眼无神,有气无力的敷衍来客。

  “要不是看在你和阿妍还有点缘份上,我才懒得插手管这件闲事。”交友不慎呀!她竟染上阿妍爱管闲事的毛病。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古人之言不假,乔可歆在内心感慨着。

  “妍儿?!”一听到叶妍的闺名,李承泽黯然的异色瞳眸突然迸出光亮。

  “看你为她伤心难过成这副模样,她也值得了。”姻缘门一开,红鸾星一动,谁也跑不了。

  三世情缘,天生早已注定。

  “妍儿在哪里?”他急迫地冲上前,欲抓住她的双肩间。她身为妍儿的好友,得知她失踪,脸上却毫无伤痛之色,谈笑自若的,她必定知道他心爱女子的去处。

  “不许碰我妻子。”.段名脸色难看,声冷如霜,身形一移挡在妻子面前。

  “吃什么飞醋,他那样子伤得了我吗?不就是被爱砸到头的傻子。”她是谁呀!需要他当成易碎的花瓶保护着吗?

  我没吃醋。段名满脸恼意地横娣妻子一眼,抵死不认自己醋劲大。

  乔可歆推开挡路的丈夫,笑盈盈说:“李少爷,用不着为阿妍忧心,她目前没事,只受了点轻伤,过些时日自会出现。”

  “什么时候?”他追问。没见到毫发无伤的人儿,他怎么也难以安心。

  “时间到了就会回来。”不是她故弄玄虚,只是天机本来就不该由她口中泄露。

  “时间……”李承泽哽着音,喉头发涩。他不知道该不该听信乔可歆的话,但至少她给了他一线希望。

  妍儿落崖的那一幕始终在他脑海里徘徊不去,他伸手想捉,就是捉不住逐渐远去的身影,他每天辗转难眠,睁眼到天明,无法谅解自己连心爱的女人也救不了。

  无论是睁眼或是闭眼,如在眼前的含笑倩影是那么清晰,他彷佛听见她笑着说:“我没事,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但是,笑影犹在,人却不在了。

  他每每以为人就在他身边,她的笑语不断的在耳边缭绕,他转过身想捕捉,却只看到萧瑟的落花,一片片飘落在地。

  妍儿,妍儿……他的妍儿,为什么要救他呢!她不知道她比他的命还重要吗?

  是的,她不知道,因为他来不及告诉她。

  第十八章(2)

  “李公子,我家相公是一名医者,让他为你把把脉吧!”他的事也拖满久了。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媒婆喜帕(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