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媒婆喜帕(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媒婆喜帕(下)目录  下一页
   

媒婆喜帕(下)  第18页    作者:寄秋

  第十七章(2)

  其它受过精良训练的青衣人早已将尸体掩埋,并将活着的亡命之徒悉数绑往衙门候审,偌大的桑园中只剩下争吵不休的李怒、李喜兄弟,以及生着闷气的叶妍和猛陪不是,轻哄心上人的李承泽。

  “回府之后,我马上登门提亲,用八人大轿迎娶你入门。”她披着嫁裳的模样一定楚楚动人,美若天仙。

  “不要。”她赌气地一撇头,还没打算原谅他欺瞒她一事。

  “妍儿,你别和我呕气了,我知道全是我的错,你是善良又善解人意的好姑娘,不要和我这小人一般计较。”心高气傲的李承泽自贬为小人,以博佳人开怀。

  “我为什么要嫁你,你骗我耶!”叶妍越想越不是滋味,心里的闷火也越烧越大。

  “人以信为重,不可食言而肥!我骗你是因为你是我心底最重要的人,我要保护你,不让你受一丝伤害。”身为男人的责任,就是要让心爱的女人无忧无虑的过日子。

  嘟着小嘴儿,她仍有些埋怨。“我也想保护你呀!虽然有点不自量力,可是也是一股力量,像这样被人蒙在鼓里非常不好受。”她说得恼火,粉拳一握朝他臂上捶去。

  “妍儿……”他动容的紧搂着她,那一句“我也想保护你”沁入心窝,他心头一暖,对她的爱意又加深了几分。

  “你……你不要又想偷吻我,有人在……”双腮绯红的叶妍推着他,就怕别人瞧见了会取笑。

  “他们没瞧见。”一说完,他低下头,吻住那殷红小口。

  是啦!是啦!他们什么也没看见,他们是瞎子。李怒兄弟相视一眼,心意相通的背过身,假意没看到身后两人的浓情蜜意。

  但是这一转身,却给了别人一个下手的机会,一道细微的声响破空而来。“咦!那是什么,有闪光……”

  是鸟吗?“妍儿,专心点,不许分心。”没尝够滋味的李承泽再度俯首,想一掬芳香甘津。

  但是他的头才一靠近,叶妍忽然脸色大变地将他推开,“小心―”

  一枝长箭射插在土中摇晃了数下,他诧异地眯起蓝色瞳眸,发丝飘然地遮去他眼底的怒焰。

  是谁?是谁差点伤了他的妍儿!

  李承泽只在乎叶妍的安危,见到她没事时,他松了一口气。

  “阿泽,你没事吧!”

  叶妍正要走近他,哪知这时候,又有十几枝箭飞来,箭箭射向两人,她本能地往后连退好几步,背靠着一棵百年老树。

  乱箭齐发,分开了两人,一个拚命地闪躲,一个奋力地劈空斩箭,不让它们落于地面。

  “李怒、李喜,擒下放箭人。”他高喝。

  “是。”两道飞起又落下的身影一前一后飞向对面山头,利落的擒住数名在暗处放箭之人。

  原本事情到此,应该不会有意外发生,谁知做困兽之斗的黑衣人竟欲引燃火药,李喜及时夺下火药往崖下一扔,轰然一声,大地震动,烈焰冲天。

  “哗!好大的火,真是可怕……”被这么突然一震,叶妍差点站不住脚,连忙扶住山壁。

  “妍……妍儿,放轻脚步走过来,我会拉着你。”李承泽看向她,脸色忽地一白。

  “瞧你紧张的,没事啦!”她不解他为何紧张成这样。

  “小心点,你后面是断崖……”他屏住气息,朝她伸出长臂。

  “喔!断崖……什么,是断崖啊”她惊讶地回过头,差点吓破胆。

  “不要往后看,妍儿,快到我身边来……”湍急的水流声滂沱入耳,像是怒吼的山兽。

  “……呃!好,我走……阿泽,你有没有听到一个怪声音……”才走一步,叶妍惊慌的双眸突地放大,是土石滑落,地裂声清晰可闻。下了场雨的泥土特别容易松动,再加上适才的爆炸,负荷不了老树重量的岩壁开始崩落,突出悬崖的一角笔直滑下。

  那抹藕白色衣衫原犹在眼前,一眨眼,竟伴随老树往下掉……

  “不,妍儿!”

  不敢置信的悲痛呼喊声震动天地,面容惊恐的李承泽趴伏在崖边,拚命伸长手臂却只抓到从叶妍身上滑落的喜帕。

  他难以置信自己竟然迟了一步,眼睁睁看她由高处跌落,底下的塔塔木河波涛汹涌,他的妍儿在哪里,沉入河底了吗?

  不!她不能有事,他绝不允许她出事,她已经承诺一辈子不离开他,他还要看看她披上喜气洋洋的嫁裳,一脸欢喜地嫁他为妻。

  双手握成拳,李承泽如丧偶的灰狼,仰天悲号,他的心彷佛被切成两半,一边流的是血,一边流的是泪。

  “妍儿,别怕,我来陪你,你等我。”既然不能同生,但求同死。他的心死了,全身冷如三月寒霜,双臂打直,正欲纵身一跳……

  “主子,别想不开,你要为妍姑娘保重身体。”李喜惊慌的拉住他左臂。

  “是呀!少爷,妍姑娘做了很多好事,吉人自有天相,她一定会没事,会平安地回到你身边的。”脸色苍白的李怒抱住他家少爷右臂,心骇不已。

  从这么高的悬崖掉下去,怎么可能会没事,忠心耿耿的两兄弟只能用不着边际的话安慰主子,使尽气力地将他拖离崖边。

  山高水急,落崖之人岂有生还的可能性。

  从古至今,葬身天河的鬼魂不知凡几,几乎没有人能毫发无伤地脱离险境,他们为叶妍的意外感到难过,忍不住鼻头发酸。

  但是活着的人更重要,他们庆幸来得及阻止主子的为爱轻生,没让他真的随伊人而去,让痛心的遗憾再多添一起。

  “妍儿她……她是为了救我……”若非她用力推开他,此时的他早一箭穿心,魂归西天。她用她的命换他的命啊!

  “妍姑娘她……她爱你,主子要节哀顺变,别辜负她的用心……”苍天太爱作弄有情人,不愿见他们情系一生。

  “妍儿穿得少,她一定很冷,我不能放她一个人在河里……”一想到心爱女子遍体鳞伤地躺在冰冷河水里浮沉,李承泽红了眼,发狂地甩掉两人。

  “少爷,人死不能复生,你千万别冲动……”好大的力气,他快捉不住了。李喜一使眼色,跌出十尺外的李怒连忙爬起,挡在李承泽面前。

  “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少爷不能轻言放弃,妍姑娘还等着你去救她。”希望渺茫,但总比绝望好。

  “妍儿等我去救她……”失去神采的眼眸蓦地一扬,蓝眸中多了一丝坚决。

  “李怒,立刻调派人手,全力搜寻妍儿的下落!”他会找到她,即使穷尽一生。

  “是。”

  “李喜,和我一同下崖寻人。”谁敢和他抢人,就算是阎王他也不让。

  “是。”

  诡异难测的塔塔木河一如神秘的传说,河水湍急、河道布满尖石砾岩,危险重重,让人几乎无立足点,他们几度差点跌落河中。

  日复一日,夜连着夜,李承泽动员了燕海山庄将近百人沿岸搜找,那河水依然流得飞快,半点影子也没瞧见。

  叶妍就像平空消失一般,一只绣鞋也没找到,日日夜夜不眠不休的李承泽变得憔悴,身形削瘦,万念俱灰地失去了求生意志。

  虽然他还活着,却宛如行尸走肉,神色黯然地盯着手上的喜帕……无心再处置游镇德等人。

  第十八章(1)

  “你、你说我家小姐失踪了是什么意思,你们把她怎么了,快把小姐还给我、把小姐还给我,她不能有事,我们叶家只剩小姐一人了……”连续搜索了十数日,人乏了,体力也用尽了,绵延三余里的塔塔木河,除了鱼虾外,没见到任何比鱼虾还大的漂流物。

  凶多吉少,这是大伙儿心里不敢说出口的话。

  李怒与李喜两兄弟劝着主子回到了凤阳城,免得主子终日坐在河边,触景伤情。

  人不见了,总要通知她家里人一声,让人心里有个数,不要再空等再也回不来的人。

  叶家人丁向来不旺,叶妍是硕果仅存的主人,一些常有往来的三叔公、七婶婆等这些亲戚虽是长辈,不过向来各家管各家的事,也不太管她家的事,所以一接到。消息也不知该做什么才好。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媒婆喜帕(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