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媒婆喜帕(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媒婆喜帕(下)目录  下一页
   

媒婆喜帕(下)  第17页    作者:寄秋

  为首的光头大汉没料到眼前的斯文男子会武,回身七环金刀用力一劈而下,刚硬的刀身竟出现裂痕,一分为二地被青玉软剑截成两段。

  他又气又惊骇,心中的杀意更盛,面对如此难缠的敌手,不是他死,便是我亡,两人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着。为了生存,他的出招更为毒辣,甚至卑劣地使出下流招式,在暗器淬毒。

  “妍儿,小心―”

  一只手掌大小的流星镖原本是射向傲然而立的李承泽,他是闪过了,但莫名刮起一阵狂风,镖身偏离了几寸,直直飞向站在一旁的叶妍眉心。

  李承泽见状,奋不顾身的飞身一扑,将毫无武功的人儿护在身下,以身一挡,护她周全,流星镖就这么射入他的腰腹。

  “主子……”

  “二少爷……”李喜与其手下惊骇地一喊。

  “我没事,顾好自己。”咬着牙,他忍痛地先稳定军心。

  “没事就别压着我,你很重……咦!这是什么,为何是黑色的……”湿稠黏手,味道像……血?

  飞快地解决挡路的黑衣人,李喜一见主子腰腹沁出黑血,迅速伸指点住他几个大穴,避免毒行全身。

  是他的血,她的手上满是他流出的血!“你……你不要吓我,阿泽,这镖上有毒对不对,你怎么可以……可以……”

  “别担心,一点小伤,我……我撑得住……”

  一只流星镖没入他的腰际,他额头沁着冷汗,咬着牙将它拔出。

  血量不多,但墨黑一片,沁得他腰间衣物也染成暗黑色,看来怵目惊心。

  他摸索着想拿腰袋里的解毒药瓶,却在乍见她清泪双流时停住,顿时心口一紧。

  “……谁要你救我,你要我怎么还……明明不是傻子却老是做傻事,你想要我心疼死吗?”她的心好痛,痛得快要撕裂开了。

  “妍儿……”他笑了,神色温柔地抚着她苍白脸庞。“怕还不了就用你一辈子来抵,我吃亏一点,娶你让你管一辈子。”

  “那也要你能活得下来,都什么时候了还说风凉话。”叶妍一边抹泪,一边气呼呼的数落,心中比谁都焦急他的伤势。

  “只要我能活着,你愿意嫁我为妻吗?”他承认自己卑鄙,在危险之际强索她的承诺。

  “阿泽,你先止血好不好,我好怕……”叶妍泪流不止,很怕他忽然没了气息。

  在这生死关头,她才赫然明白她有多爱他,即使他已有妻室,她仍然无法克制爱他的人,一心只希望陪在他身边,与他共度难关。

  “先回答我,不要让我最后一个愿望变成遗憾。”他说着说着,口中突然吐出一口黑血。其实吐出这口血是好的,表示他的功力足以将毒逼出,不需用到解毒丸,被点住的穴道已成功的阻止了毒素运行,黑血慢慢地变淡了,呈现暗红。

  但是叶妍只是寻常老百姓,并非江湖中人,哪晓得吐血是好事,她一看见腥黑的污血,心慌地吓掉了三魂七魄,抱着他的身子直落泪。

  “不许乱说话,你以前做太多坏事,一定会……一定会祸害遗千年……”她不停地哭,以为他快要死了。

  “妍儿……”李承泽也想哭了,看着她泪如断线珍珠,纷纷滑落,他的心里比谁都难受,“如果你答应嫁给我,我就算死了也会从阎罗宝殿冲回阳间,与你做一对白发夫妻。”

  “真的?”她泪眼婆娑。

  真的真的,快点头吧!不要耽误主子疗伤。神情严肃的李喜差点要替未来的少夫人回话,突然,眼角余光发现右后方银光一闪,他迅速举手挡下光头黑衣人的另一把长炉,以十成十的力道将他逼退三步。

  “绝无虚言。”娶她为妻是他这一生唯一的渴望。

  含着泪,叶妍扶着他白发披散的头。“想娶我就得活下来,我不接受冥婚。”

  “冥婚……”他眼角抽措了一下,哭笑不得,也只有她想得出来,不过终于从她的口中得到允诺,他的内心满是震撼和狂喜。

  终于……

  “主子,快运功吧。”李喜提醒着。

  正想情意缠绵的李承泽顾不得一诉情衷,立即盘腿运气,将气导向被封的奇经八脉,将流星镖的毒逼出体外。

  运行一周天后,毒消气散,他缓缓呼出一口气,双掌平放收势。

  “本来就没什么事是吧!”眼眶里还有残存的泪珠,她问得很平静。

  “我早说过不用担心……”李承泽霍地一顿,察觉到她语气的异样。

  “你又骗我,这是第二回,你还有什么瞒着我,一次说清楚,不要拿我当傻瓜耍。”他知道她有多害怕吗?深恐他遭遇不测,就这么离她而去。

  阳光洒在叶妍黑夜般的乌黑发丝,洒出点点金光,山谷中呼啸的风抖动了桑叶片片,吹起她的衣衫,勾勒出她的绝美身形,玲珑有致的柳腰纤细得彷佛一手即可盈握。若与姚霏霏相比,她绝非令人惊艳的绝世美女,但是此刻的她却是美得不可方物,圆润脸蛋透着粉色光泽,又圆又亮的眼眸宛若两泓湖水,清澈地映照出她的纯净妍丽。

  “你不傻,我也不傻,这阵子你知道的事,我也了如指掌,一开始,我利用你的善良和热心,避开了一桩阴谋,但是……”他目光如炬,清亮无惑。“我唯一的失算是爱上你,让你成为我割舍不掉的弱点。”

  因此到后来他不得不瞒着她,因为以她的个性若知道真相,不是绝然而去,互不干涉,便是过于积极的插手,置身于他所不愿乐见的狂风暴雨中。

  欺瞒也是一种保护,她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李承恩和游镇德才不会将目标指向她。

  “我不喜欢别人骗我……”她哽咽地说道,鼻头抽动着,既高兴他没变傻却又觉得生气,因为自己被他耍得团团转。

  李承泽轻柔地拥着她的双肩。“我了解,我保证以后绝不瞒你任何事。”

  她只是泪眼盈眶的点头,那抹真相大白的刺痛感仍留存在心间。

  “主子,人差不多被我们制伏了,该做何处理?”李喜身上带着伤,但脸上并无表情。

  放眼一瞧,满地是尸骸和哀号不断的男人,鲜血染红了泥土,翠绿桑叶上尽是一点一点飞溅开来的鲜红,血味刺鼻。

  “死者就地掩埋,生者送交衙门,由县太爷治罪……”以追查出幕后指使人。

  李承泽话说到一半,忽听闻急杳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他和其它手下面上一凛,同时举刺相向。

  “怎么有股腥臭的血腥味,谁出了事……咦!你……鬼?”来者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

  李喜不屑的一撇嘴,收剑入鞘。“大白天见鬼,你果然光长个儿不长脑。”

  “李喜……”他不是死了吗?

  来的人是李怒,他在山庄久候不着自家主子和叶妍,心里很不踏实,老是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眼皮子跳个不停。于是他四下问人,四处找寻两人的踪影,就怕护主不周。找了一个多时辰仍找不到人,心急地想要拆房子时,刚好游镇德从外头返回,他一个箭步冲上前,拎起他的衣领逼问。

  从他口中得知主子和叶妍正在桑园里采果时,他虽松了一口气,但也有种说不上来的心慌,于是匆匆忙忙地赶往园中与他们会合。

  哪知人尚未见到却先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他当下不安的拨开树丛,扬声一喝,没想到竟会瞧见应该早已入土为安的孪生兄弟。

  “你为什么没死?”李怒震惊的大吼。

  “你没死我怎么能死?”李喜一脸悠哉地说着恶言。

  “你诅咒我早死,算什么兄弟!”可恶,害他这几年内疚得要死,以为他的死是他害的。

  “我没当你是兄弟。”笨蠢如牛,认了有失颜面。

  “你……李喜,你去死吧!”他用力一推,巴不得李喜滚回坟墓里。

  “李怒,你还是一样的毛躁,没点长进。”他身形一闪,快速绕到李怒身后,足尖一点朝他臀部一踢。两个多年未见的双生兄弟竟像仇人一般,互相看彼此不顺眼,你一句热嘲,我一句冷言,吵得不可开交,彷佛既生瑜,何生亮,最好少掉一个人。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媒婆喜帕(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