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寄秋 > 媒婆喜帕(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媒婆喜帕(下)目录  下一页
   

媒婆喜帕(下)  第14页    作者:寄秋

  庶出的李承恩一点地位也没有,只会用甜言蜜语欺骗她的感情,日后一旦她掌权,准让他没好日子过。

  而李承泽更不足为惧了,傻呼呼的,能成什么大事,少了爱管闲事的叶妍在一旁帮衬,她要将他搓圆捏扁任凭她高兴,谁敢管她。

  自顾自作着美梦的姚霏霏一脸得意,以为三、两句的煽动言语就能顺利地拔除眼中钉,得偿所愿。

  “我又不是你,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贪心不足地想整锅端走,连个渣渣也不留。”她叶妍可不是好欺负的,要比尖酸刻薄她不会输她。

  “你说什么?”姚霏霏恼羞成怒,素手一举欲掴向她面容。

  “你敢在我脸上留下掌印,不怕我跟二少爷告状?如果他知道了,会怎么对付你呢?”哼,作贼心虚,被人说中丑事便想动手动脚。

  “你……”姚霏霏气得手一放,美颜微狞。“别得意太早,你和我夫婿走得再近还是一名无足轻重的下人,我才是他的正室夫人!”这位置她占了,别人别想抢走。

  叶妍牙一咬,她知道,这才是叫人气闷的地方,她冷着音说:“既然这样,就请你移驾去找你的夫君,少用拈酸吃味的口吻找我麻烦。”

  和李二少有夫妻之实的人是她,可是她不是他的妻,只是一段露水姻缘下的过客,叫她好不气恼。

  这世道真是太没公理了,居心叵测的蛇蝎女嫁给她心爱的男子,而且还是她一手撮合的;而努力为人说媒、结善缘的她,却只是不断为人作嫁,什么人也捉不住。

  “你真的以为我奈何不了你,无法无天地爬到我头上撒野吗?真要整死你不需要费太多气力。”姚霏霏不信她连一个奴才也管不住。

  拂去衣袖上的灰尘,叶妍正了正脸色。“那就请少夫人多费神,别老是说大话,恕我不奉陪了。”

  去燕家蚕坊?李承泽那傻子活腻了是吧!居然由着欲置他于死地的大少爷怂恿,一去十日路程的桑园,让人有机会对他下手。她非阻止不可,绝不允许他平白去送死。

  “你要去哪里?”见她掉头就走,觉得遭到轻慢的姚霏霏伸出手,尖细的手指狠狠抓住她的臂膀。

  叶妍一吃痛,望向被她抓出五条指痕的手臂。“找你丈夫,培养感情,避免失宠。”她恼怒地甩开她的手,故意丢下一句气死人的话,提裙便往前走去,对身后气急败坏的馒骂声听若罔闻,只想找某个该死的家伙算帐。

  人要找死不怕没鬼当,可是不能在她爱上他后,他才决定慨然赴义,是存心让她心痛死吗?叶妍从没这么气愤过,她蛮横的踹开书房半掩的门扉,怒气冲冲地走向坐在书桌后头的男人,不知痛似地往桌面重重一拍。

  “妍儿……”她怎么了,好像很生气。

  “不许开口,不许反驳,不许有意见!有人说你打算出趟远门,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李承泽彷佛被她粗野的举止惊吓住似的,不言不语地直盯着她瞧,其实心里正盘算着该如何安抚她。

  等到不耐烦的叶妍,见他装聋作哑地不发一言,心里的火气直往脑门冲,忘了自己曾信誓旦旦说绝不靠近他十尺内,以免又被吃了。

  “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会善罢罢休吗?你这条命是我护下的,要宰要杀也要经过我点头,没有我的同意,你哪里也别想去。”她跟他耗上了,绝不让他做傻事。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是再愚蠢不过的事了。太过生气的叶妍没发觉他深邃的蓝色瞳眸中闪着兴味,似笑非笑地比着嘴巴,又眉心轻拧的指向她。

  “你比来比去在比什么?当我有赛诸葛的智慧,看得懂你无声的比划啊!”气死她了,叶妍横眉一竖,火大的快要喷出火焰了。

  “……”李承泽睁大瞳眸,以笔头搔着耳后,一副无辜样。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真要比手划脚,要我和你玩猜一猜的游戏……”肩上传来轻点,她回眸一瞪。“拍什么拍,本姑娘的香肩是你能碰的吗?”

  在和李府没有任何牵扯前,叶妍是人见人爱的可人儿,以好脾气出名,轻言细语,逢人便笑咪咪的殷勤问好,很少见过她对人恶言恶语。可是一遇到李家人后,她虽依旧笑脸迎人,但个性越来越像她死去的娘,嗓门越来越大,温和脾性也越来越差,活似虾子遇到滚水,不跳不行。

  这让向来冷寂像座死城的李府越来越热闹了,不时有几句咆哮声响起,接着便是二少爷的求饶声,而过去总是战战兢兢的下人渐有笑容,不再害怕白发蓝眼的主子。这一切的改变来自“变傻”的李承泽。

  “二、二少爷说你没叫他开口,他不能回应,还有你说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绝非故意不回答。”当头一阵臭骂,李怒赶紧缩回手,呐呐地代为解释。

  咻……一片落叶飘落。

  呼……叶大姑娘忍耐中。

  嗯……她再忍。

  ……天哪!她为什么要忍,这个杀千刀的傻子根本是要害她得内伤,暴毙而亡嘛。

  再也忍不下去的叶妍放声一吼―“李承泽,你脑子搁在姥姥家呀!拿着鸡毛当令箭,我要是一辈子不许你开口,你真打算当哑巴到死吗?”傻也傻得有分寸,别傻到气死人啊。

  相较她难掩的怒容,浑身散发拔山倒海的气势,低眉敛笑的李承泽倒是一脸平和,神情平静地像没什么事发生,对耳边的怒吼早已习以为常。

  他知道她对他不同,只有他才能激起她的情绪、旁若无人的展现自我,若换成他人,她顶多回以两句冷嘲热讽,用锋利如刃的口舌砍杀对方。“好,我准你开口,现在我问你,你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不可有一丝隐瞒。”她忍着气,试着用温和的口气与他交谈。

  李承泽俊眸一抬,笑得如和煦春风。“妍儿要问我什么?”

  其实他了然于心,知晓她所为何来,深蓝眸光无声的瞟了眼口风不紧的李怒,李怒随即汗颜地垂下头,不敢多言。

  不想让她知道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这一路上的风险难以预料,他不愿意她因此受到伤害,这是他所担忧的。

  为此,他特别叮嘱底下的人不得说漏嘴,能瞒且瞒,待他离府后她察觉不对劲时已经来不及了,他早在百里之外,等待狐狸现身。

  可是他一片苦心全白费了,多嘴长舌之人走漏风声,害他无法依之前周详的计画而行。

  “你要到燕家蚕坊巡视蚕儿吐丝情况和桑树栽种一事是不是?”

  他假意低头思索了一下,继而扬眉一笑。“是呀,大哥说今年的蚕丝量多而且滑软,他建议我去走一趟,除了巡视他们如何养蚕取丝,也可以观察是否有其它商机。”

  “你不怕这又是他害人的把戏,将你引出李府再趁机杀害?”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猜得出,成天游手好闲的大少爷肯定不安什么好心。

  无非是想斩草除根,一劳永逸。

  “妍儿,你想太多了,我看大哥是真的有心改过,他和游掌柜会与我同行,应该不会有事。”要是不出事他才会大感失望呢。

  “游掌柜……”那是谁呀?她想了想,恍然大悟地露出嫌恶神色。“那个人的风评也很糟,老爱在斤两上做手脚,你干么和他合作:”

  媒人的差事便是与人说合做媒,小有名气的叶妍算是人面广,认识不少三教九流的人,其中以布行和绢坊走得最勤,三天两头就得上商号和人套套交情。

  原因无他,不就是她得帮着新嫁娘采购嫁裳、布料,让人家闺女风风光光地嫁出门。

  因此认识的人多了,难免会听到一些商家的抱怨,个个苦不堪言的吃了游掌柜的暗亏,却不敢上门讨个公道,只因他背后有李府当靠山,没人敢为了被坑了点小钱而开罪商行龙头―李家。

  “游掌柜算起来是李府远亲,爹在世前便与他往来密切,我看他干得还不错,没想过要换人。”其实如果他不贪得无厌,枉顾李家商誉诚信,他会容许他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寄秋的作品<<媒婆喜帕(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