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雷恩那 > 鹰主的男人(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目录  下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  第7页    作者:雷恩那

  ……帮她脱衣浴洗,再帮她穿衣、套靴袜,跟着再喂她食物,还要帮她梳发……她有那么好玩吗?让他玩得不亦乐乎?

  都觉他嘴角是翘着的,暗暗在笑。

  她倏地扭过头“瞪”他,两颊微鼓。

  “怎么?”聂行俨挑眉,好整以暇问。

  “你……你不要这样玩。”话一出,她自个儿都觉古怪,好像在说他可以玩,尽情玩,但请换另一种玩法。

  她的脸被托在一圈略蓬松的青丝中,显得既小又白,迷眸无辜,鼓着的颊令他手发痒,很想探指去戳。

  他没忍下,也没打算忍,长指不仅轻戳她的颊,最后还拍拍她的嘴边。

  “都多大了,吃东西还能吃成这样?”糌粑具黏性,拍不掉,他两指只好拈过又拈,将沾在她嘴角和唇下的点点小屑拈进自己嘴里。

  丽扬还在“瞪”他,唇上忽而一暖,是他低头轻吮她唇珠,气息灼肤。

  她怔怔被吻,这个吻软得令她春心荡漾,却很快便结束了。

  巧耳热红,他低沉嗓声慢悠悠传进——

  “不是在玩,是算帐。这笔帐本金加利息,你可欠大了,不是吗?”

  “……”

  结果还是低首,乖乖任他梳发,用皮绳高高束作一把,再从那一大把发丝里挑出几缕,编出两条麻花辫子。

  他没编过发辫,一开始编出粗粗两条,他瞧着不满意,打散重编,还是不满意,打散再编,都不知试过几回,试到她体力不支,头歪歪靠着他大腿睡去。

  醒来时是偎在他怀里的。

  下意识摸摸头发,发现两条麻花辫子编好了,辫子尾端还不忘将她那两根斑斓鸟羽系上。

  然后他带着她离开地底洞。

  感觉是往北方深进,而非往南返回五戟岭。

  她家的大黑当日将她送到陀离境内之后,就被她解缰卸鞍赶走。

  她知道的,自己若遁进陀离,狠心不理心爱的白鬃黑马,大黑认得归家的路,最终是会回到天养牧场的。

  因此随他一路往北时,已遣走坐骑的她只得与他共骑,被他护在怀里。

  似乎也只能如此,毕竟她双眼尚未复明,想自己骑马上路并不容易。

  既然想好了要任他算清他俩之间这笔陈年旧帐,随他带往何处,她实也没立场

  过问,但……但是啊但是,就这么一件事横在心间,堵得她寝食难安,只能厚起脸皮求他了,别无他法。

  “我干爹干娘还有天养牧场的大伙儿……他们平安无事的,是吗?倘若可以,我想……想见干爹干娘一面,他们肯定担心我了,我也是……担心他们……”略顿,喘了口气理清思绪。“我知道咱们正往北边深入,不是往南走,我们没要回五戟岭飞泉关,没要回北境屯堡……我会跟你走,去哪里都成,在这之前若能见到干爹干娘,那当然最好,如果不成,那、那能不能请你让人送封书信到牧场,要告诉他们,我没事,好好的,没事……”

  男人没立即答话,似乎正思虑着。

  她心里一急,坐在红鬃驹上一把搂紧他的腰,想也没想便道——

  “就求你这一次了,求求你帮我捎封信给干爹干娘,往后……往后全听你的,不会再求什么,真的,真的呀!”

  她开口求他的当下,他什么话都不应,只策马疾驰,还一掌将她妄动的小脑袋瓜压回温暖的披风内,明摆着不想理她……但……欸欸,当天晚上,她却见到她家干爹和干娘了。

  那是在果多老人的地盘上。

  果多与干爹是老交情,之前果多上天养牧场饮酒寻欢时,还见过她跟聂行俨一块儿滚进干牛粪坑内,那时就已识得聂行俨。

  只是丽扬没想到,这次为了寻她、救她,连果多老人都动用了他在北方野原的势力。

  欠的债越来越多,令她惶恐,待见到干爹和干娘,她本来没要哭的,因为“夏舒阳”不是哭鼻子的料,岂知她没哭,干爹却先哭给她看,害她完完全全就没能忍住,扑进干爹宽大温暖的怀里哭得唏哩哗啦。

  而她家干娘……令她哭得更凶猛。

  原以为干娘肯定会指着她的额头,先骂得她狗血淋头,结果不是。

  干娘将她一拉拉进羊皮帐子里,先是望闻问切,再来是针灸药洗,她虽看不清干娘的表情,却知定是焦急的、心疼的。

  “干娘,我只是气血不足了些,养回来就会好的,眼睛也是,会好的。”结果有水珠“啪嗒”一响落在手背上,温烫温烫的,不是泪是什么……当时干娘正拉着她的手往她指上灸药,所谓十指连心,药气能从指尖汇向左胸,她的手在干娘手里,把眼泪落在她手背上的不是干娘是谁……

  从未见过她家干娘掉眼泪,当下不仅惶惑惊悸,更觉九死都不足以谢罪。

  她于是被吓哭。

  抱着干娘哭,哭得可说惨绝人寰,她模糊觉得,只要自己哭得惨兮兮,干娘便不会哭出来吓她,所以……先哭先赢。

  后来干爹干娘欲带她回天养牧场,她没要回去。

  还不能回去啊,就是……隐约有种感觉,觉得聂行俨似乎想把她带往某个地方,她得跟着。

  当干爹干娘当着果多老人与其他人面前提出要带她回牧场的事时,她本能就往身旁的男人靠近,摸索间一把抓住聂行俨的胳臂,之后她为自己这般的直觉动作感到脸红心热,好像太依赖他了,但,不可以这样。

  不可以的。

  是喜爱他,爱得不行,但始终是配不上的。

  他太好,值得比她更好的。

  待她还清该偿还的,消了他心中多年滞碍、抹掉阴影,他们俩也就各走各的路,各得各的幸福,也是好的。

  所以,太依赖不好。

  可是啊可是,在她真说服了干爹干娘,让她随他去,这一路北上再北上,目力一直没能恢复清明的她不依赖他根本不成。

  在果多老人的地盘上辞别干爹与干娘,约莫七日之后,他们共乘的红鬃大马踩进另一个古老牧族的势力范围里。

  此地是北边沙漠中的一方绿洲,聂行俨与这古老牧族的年老族长撒拉罕显然相识甚久,是忘年之交,对方热情招待,为他俩洗尘。

  整场迎宾洗尘的篝火宴,她是打从心底想撑持到最后,但实在体力透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一次煎熬心血以旁门左道的速成大法炼制迷香,到底是伤着根本,令一向身强力壮的她变得虚弱许多,动不动就困眠。

  好困啊……她歪在篝火旁的一块大石上睡着,睡得迷迷糊糊之际,有人将她打横抱起,一步步踏得稳实,将她抱进舒适的暖帐里。

  她窝进软乎乎的羊毛毡子里,侧着身,脸面向里边,下一瞬即要沉进黑梦中,耳鼓却轻轻遭声音敲打,有谁也跟入帐内,与抱她进帐子的男人说起话来。

  是撒拉罕老人,慢吞吞道着——

  “小娃娃气血不足,得好好养润,俨帅把她留下吧,族里的药巫能帮得上忙。”

  丽扬想,她是神气的大阳姑娘,才不是什么小娃娃,然思绪一荡,想到这些天被聂行俨带着走,玩来又玩去,吃喝拉撒睡几乎被玩光,尊严大大受损……拿她当小娃娃照料,他似乎相当乐此不疲。

  所以,是,她是个小娃娃没错。欸欸。

  大掌抚着她后脑勺,她不仅当了娃娃,还成了被豢养的小羊羔、小狗崽。那只大掌的主人低声答:“她跟着我。”

  老人“嘿——”了声,像发笑。

  丽鼸知他二人又说了些事,撒拉罕才离开,但语音入耳已飘忽,她捕捉不住。

  不难猜的,谈的应是与陀离相关之事。

  这一次策马往北,他带着她穿过陀离国,以为是双人单骑走天涯,实则化整为零,他亲自练出的那支亲兵有不少人亦跟随过来,只是各自散入陀离国内分批追上,她双目尽管无用,耳力还是灵的,几晚野宿,总能听见几匹大马踏近,听到他与手下们说话。

  很像当年他的父帅为牵制或切断陀离边境的连结,暗中穿过敌国,与更北方的部族一一联系那般,他也在未雨绸缪啊……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雷恩那的作品<<鹰主的男人(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