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雷恩那 > 鹰主的男人(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目录  下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  第28页    作者:雷恩那

  莫怪锦仁帝这样不淡定。

  圣心尽管难测,还算有几分清明,此次帝京遭围城,陷入空前危局,陀离大军却被北境铁骑生生挡在五戟岭外,连吞败仗,才令废太子少了后援之力,若非如此,后果不敢设想。

  再加上鹰族三公主这一次助平定帝京之乱有奇功。

  锦仁帝本就记得之前从天养牧场来的夏舒阳是个颇有趣的女娃子,得知夏舒阳即是丽扬公主,更是想再见上一见。

  此刻,该拜的礼全拜过,该高呼万岁的话也全喊过,老王妃获圣上恩旨,得由侍女陪在马车内歇息。

  而既是庆功酒,皇上主宴,百官追随,聂行俨却之不恭,已连饮好几杯。

  丽扬也豪迈得很,拿出与人斗酒的气魄,跟着皇帝你一杯、我一杯对饮个没完,若非身旁服侍的老宫人声声提点,跟着阻兴,都不知这场子上先醉的会是谁。

  饮过庆功酒,面上微醺的锦仁帝召北定王与丽扬公主进临时设下的皇帐内赐座谈话,随伺在侧的除两名宫人,还有十一皇子蔺勉。

  蔺勉选在此时向父皇呈上陀离求和书与议本,此举令聂行俨颇感讶异。

  求和书上的用字遣词,老皇帝一目十行,看得津津有味特别畅怀,而议本里一条条得利的条约更令老皇帝心花怒放啊心花怒放。

  蔺勉此举,是表明不愿抢功?

  聂行俨没太琢磨他的想法,因此际正是绝好时候,顺水推舟,自然而然。趁着锦仁帝龙心大悦,大赞有功之臣,并开口允诺封赏之时,聂行俨忽从座位起身,单膝跪拜,朗声道——

  “陛下说要赏微臣,臣愧不敢当,然君恩浩荡,不敢不受。只是臣‘大将军北定王’之衔已然位高,不需加官晋爵,聂氏一门的荣宠皆出陛下恩待,臣已足享,更不欲金银锦帛、田舍华屋。陛下既欲许臣恩惠,臣恳请陛下允臣自主婚事。”

  这番话令在场之人皆是一怔。

  锦仁帝摸摸修整漂亮的胡子,状若沉吟——

  “聂卿如今也已二十六、七,为聂氏独苗,等着你开枝散叶,老王妃定然等得心焦了……婚事自主也不是不成,但……”

  “不成的不成的!”谁也没料到丽扬会在此时发难。

  她七情上面,俏丽脸蛋胀得红通通,急得不得了似,起身就扑通跪地,还咚咚咚跪行到锦仁帝面前,比聂行俨跪得更近。

  “皇帝陛下,不能允他婚事自主啦!”说到“他”,她还特意回眸,伸长手臂直指聂行俨。

  后者眉目微凛,瞳仁儿刷过锐光,额角隐隐鼓跳。

  这混蛋姑娘又跳出来搅和什么?

  锦仁帝也很想知道姑娘要什么,遂笑咪咪问:“那公主且说说,聂卿功在社稷,为国为民,为何不能许他婚事自主?”

  丽扬真情流露,急声轻嚷:“皇帝陛下若许北定王爷这等恩惠,那、那他去娶别家姑娘不娶我怎办?他被我抢回窝子里去,跟我结定了,在鹰族的苍鹰大神之前,他已都是我的人了!”

  当真掷地有声、振聋发聩啊!

  两名宫人悄悄掩嘴笑,蔺勉一脸黯淡,聂行俨垂首敛目看不清表情。

  第10章(2)

  锦仁帝最乐,笑得胡子都在飘,频频颔首——

  “是的,是了,朕在帝京亦有耳闻,哈哈,其实召你们俩进来说话,朕就是想问问实情究竟如何啊?”

  聂行俨双臂往前一揖。“陛下,微臣……”

  “皇帝陛下有所不知——”丽扬抢话。“当时北境军力阻陀离于五戟岭外,帝京大危,北定王爷分身乏术无法施以援手,是他说陛下的京城和江山,无论如何必得保下,我被他一番赤诚感动才快马加鞭直奔帝京,之后才与东临、南境两军联手,唤鹰群相帮……”略顿,骄傲地扬高下巴却瘪了瘪嘴。

  “皇帝陛下,他若不娶我,那不是过河拆桥吗?”

  聂行俨抬头瞪人,丽扬后脑勺被瞪得热热的,但,没在怕。

  锦仁帝被他俩逗得直笑,见北定王那有话说不得的愕然表情,当真不知鹰族公主会突然来这么一招似。

  但毕竟是于国有功的大功臣,不能太扫功臣脸面,皇帝于是端整面容,清清喉咙问:“那公主可有想法?”

  “有!”丽扬坦率应声,小脸仍仰得高高,眸中充满期盼。“皇帝陛下要许北定王爷恩惠之前,不如先赏我吧?”

  皇帝挑眉。“公主想讨什么赏,尽管开口。”

  “我啥都不要,就要他。”说到“他”,她秀指又对着聂行俨直指过去。“陛下把我指给他,也把他指给我吧?”

  “唔……由朕指婚吗?定然不错。哈哈,也好也好,可行可行,既不过河拆桥,更成全你鹰族结定的恩义,就这么办。”

  某人一听,眉开眼笑喜孜孜,立时拜倒。“皇帝陛下英明!万岁万岁万万岁!”

  “呵呵呵呵,呃……是说,聂卿意下如何啊?”皇帝老儿这时才想起要问问另一位当事人的想法。

  聂行俨同样拜下,徐稳有力道——

  “一切全凭陛下作主。”

  天朝皇帝为答谢鹰族三公主危时相挺的义气,特意为三公主指婚……呃,不,是由着她自个儿指婚,结果一指指中大将军北定王爷。

  锦仁帝原本欲允北定王爷婚事自主之请,无奈三公主丽扬横空杀出,硬生生逼得锦仁帝不得不“牺牲功臣以全天朝与鹰族之情义”。

  北定王爷一被指婚,考虑到北境诸多军务端赖他掌持,不好久留帝京,婚事准备于是进行得如火如荼,仅短短半个月,丽扬公主的一百二十抬、首尾长达数里的嫁妆便浩浩荡荡抬进北定王府。

  锦仁帝考量丽扬公主独自在帝京无人为其备嫁,亦心疼她亲族皆被陀离所害,因此指婚过后,便将丽扬公主备嫁一事交由皇后操办,丽扬由内廷出嫁,身分与天朝公主一般尊贵。

  既是简在帝心的异族公主,又有皇后主持备嫁,整座内廷后宫自然对三公主丽扬抱持高度兴趣,想多来亲近亲近的嫔妃与公主们多了去。

  结果为她备嫁不只皇后尽心,内廷不少位妃嫔娘娘亦为她添妆,这一百二十抬嫁奁的前几十件皆是锦仁帝所赐,接着是皇后所赐,跟着是各宫娘娘们的心意,还有天养牧场托帝京风云客栈为她备上的实用物件和吉利物品。

  天养牧场的亲友们接到知会,紧赶慢赶,终于在丽扬出阁的前一天抵达帝京。

  丽扬今晚格外开怀。

  开怀的原因不是因今夜是洞房花烛夜……呃,她是为洞房花烛夜开心啦,但此非主因,而是今夜终于让她等到了,终于拜过堂,送入洞房,终于啊!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被当成天朝公主备嫁,拘在内廷的半个月尽管见识到不少稀奇玩意儿,乱七八糟识了些人,还是闷啊!

  今夜回归北定王府,嘿嘿嘿,待启程返回北境,她丽扬又是遨游九州的大鹰。

  此时前头宴席早已开吃。

  新郎官送她进囍房,在喜娘们一连串的吉祥话里为她挑开红头帕,与她一块吃了不少意喻吉祥的果物,又喝过合卺酒,总之是“秤心如意”又“枣生桂子”,该办的全都办了,新郎官又因前头催促,只得出面应酬。

  喜娘们帮丽扬拆卸凤冠霞帔,伺候她梳洗。

  今日干爹干娘和天养牧场一些亲朋好友皆赶来,刚才小贤妹子还溜进囍房里跟她说了好一会儿话,说干爹干娘被老王妃请上座,一同受新郎新妇跪拜时,干爹虎目泪汪汪,干娘眸眶也红了,让她听着心暖暖,眸子也跟着潮润。

  当喜娘打散她的发束,为她梳顺青丝,新郎官去而复返,大步踏进房内。

  “出去。”聂行俨淡淡两字一吐,喜娘们的小心肝吓得扑通乱跳,实瞧不出大将军王爷心绪究竟如何,冷眉峻庞,目深唇凛,像……不如何痛快?

  欸,都说是莫名其妙被指婚出去,莫怪脸色不豫,可惜这位北定王妃了,虽才相处短短时候,都觉是个可爱奔放的女子啊……众喜娘满脑子想法,抛给端坐榻上的人儿好几记同情兼鼓舞的眼光,随即鱼贯退出,不忘牢牢带上门扉。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28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雷恩那的作品<<鹰主的男人(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