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雷恩那 > 鹰主的男人(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目录  下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  第27页    作者:雷恩那

  对于这种游走于边缘的浑事,他不阻她,亦不鼓励,就睁只眼闭只眼,若以为拿这种事能激怒他,不能够!

  丽扬咬咬唇,想想又道:“那、那涓伯母被我拖到那地方去……是我错。我认错认罚,是我考虑不周,没有……”

  “我气的是这事吗?”直接打断她的招供。

  聂行俨看她一脸苦恼样,既发火也怜惜。娘亲在那旧院内被寻到时,好端端没受什么惊吓,就是紧张她被都统司虎狼卫带走,之后自然不断替她解释。

  他亦是明白,真遇危难,她为亲为友两肋插刀、在所不辞的性情定然先护身边人,她待他是这般,待文弱的娘亲更是。

  丽扬耷拉着脑袋,突然被他一把捞上榻。

  她跪坐在榻上,见他迅速洗好,扯来净布拭干大脚丫子,随即转向她双腿一盘,两臂抱胸,真要对她开堂大审似。

  “都把菜挟进碗里又吞进肚里,还活蹦乱跳,惹来桃花乱开。”

  “……啥?”桃花?蔺勉?这事不揭过去了?敢情他还没揭?丽扬只得喊冤。

  “我没惹谁,我乖乖的,将军大人冤枉啊!这能怪谁?我也不想自个儿这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喊到最后不忘自捧一下。

  她想逗笑他,他兀自忍住,她却得寸进尺蹭过来,嘟起软唇亲他刚硬嘴角。

  “美人儿笑一个嘛,大爷我谁都不爱,就爱你一个,你笑啊,哈哈哈,笑了笑了,咱觑见你嘴角翘起来喽……”

  她长发突然被他的五指轻揪,脸蛋微仰,唇儿就遭狂风暴雨般肆虐了。

  吻得彼此气喘吁吁,丽扬早蹭进他怀里巴紧紧,此时相拥调息,她听着他的心跳,感到方寸涌溢甜津。

  聂行俨抚着她的发,唇鼻摩挲她发心。“看来不把你光明正大亮出去,往后还有得操烦。”俊庞犹冷,然语重心长。

  帝京一役,蔺勉对他怀中的人儿上了心,短短时日不仅探出丽扬的真实身分,亦顺藤摸瓜查到她的落脚处,尽管他并未试图对外隐瞒她是鹰族三公主的实情,但能够如此快速掌握消息,说明蔺勉应是借用了皇上安插的人马。

  既然能够借用,自是皇上愿意出借。

  这位以往并不如何得宠的十一王爷,在废太子勾结陀离同时兴兵的这场祸事中脱颖而出,皇上除了允他借用暗桩人马,此次亦令他亲巡北境,按眼下势态,蔺勉绝对是炙手可热的新太子人选。

  在聂行俨眼里,蔺勉若为天朝下一代君王,没什么不好,不好的是,他如果对“梦中女子”仍念念不忘……

  太危险!他断不能任那样的事发生!

  许是他搂得过紧了些,丽扬嘤咛了声,他垂目看去,发现她竟偎着他睡去,睡得小嘴微张,鼻息略浓,是累极了的模样。

  他此刻才真的被她逗得勾唇笑开。

  天养牧场的大阳姑娘的真正身分是西北古老鹰族的丽扬三公主一事,被“有心人士”造大了。

  不仅如此,连她驯鹰之技亦被大肆传开,说她若陷危急,可一呼百诺,鹰群听她号令,为她出战,是这个古老部族不世出的奇才鹰主。

  又说,鹰族男女经过“结定”,便成夫妻,鹰主的“结定”更是马虎不得,需将对方逮回自个儿的窝,正如大鹰猎食,将瞧上的好物猎进自己地盘,再慢慢地、仔仔细细地吞食精光。

  然后北境不知哪座屯堡里开始有声音传出,且人云亦云,皆说大将军北定王爷其实被大阳姑娘给“结定”了去。不是鹰族寻常男女之间两情相悦的结定,而是活生生、血淋淋被擒到某个窝给猎食了。

  百姓们就想,那大将军北定王是何等人物,想要猎食他,肯定得使阴招,而大阳姑娘嘛,他们是熟得不能再熟,猎倒一个大将军王爷这种活儿,旁人办不到,她肯定能成,有她绝对搞定!

  于是几座屯堡暗暗开了赌盘,赌事实真相。

  再然后,所谓的事实真相竟是被大军屯里的一个黄口小儿给淘澄出来。

  初生之犊不畏虎啊,那日大将军王爷骑马跺过村中场坝,黄口小儿跑了来,心无城府冲他便问——

  “他们都说,大将军王爷被猎食了,您是吗?”

  场坝上登时陷入可怕沉寂,鸦雀无声。

  跨坐在红鬃驹上的高大男人居高临下瞪着孩子,抿唇不语,最后策马走人。抿唇……不语?大将军王爷竟不答话!

  那、那就是确有其事,默认了啊!

  丽扬为了这些满天飞的流言,自然急着就想冲出去找百姓们理论,结果被聂行俨拦腰拖回。

  “既是事实,且由着百姓们去说又有何妨?”他淡定道。

  丽扬跳脚。“不止一次!”

  男人怔了怔。“什么?”

  “跟你结定、把你猎食的那一晚,不止吃一次,是……”她伸出手指数着,一、二、三……

  “三次!是三次!我后来渐渐就记起来了,他们私下说,说你肯定是个处的,是没错啦,但又说男人头一回撑不久、没搞头,这话可就过了,你明明被我弄很久,还连弄三次!是三次!每次都一柱擎天、耐操耐磨!都不知是谁传出这样的事,要传得确实才好,传错了怎么可以?有损名声啊!不行不行,我得去纠正他们!”

  “你给我滚回来!”大将军王爷脸红过腮,将跳腾的家伙锁进臂弯里。

  她这一嚷嚷,将军府里的守卫和仆役又被震得头晕,脸也无辜地跟着红了。

  丽扬被抓回后院,扬睫便见男人一脸好气好笑的神态,顿时脑中一凛——

  “是你!”

  聂行俨挑眉,徐徐翘起嘴角。“我如何了?”

  “始作俑者就是你!原来是从你这儿传开的!”她眨眨眸,不明白。

  “为什么要这么做?”传出这样的事,对他大将军北定王的名声……似乎不太好。

  明明刚强威猛,剽悍无双,却栽在姑娘家手里。

  在北境这儿传传也就算了,若皇上或满朝文武都听闻了去……等等!

  她丽阵蓦地瞠圆。“不会连帝京那儿都在传这样的事吧?”

  他慢腾腾抚上她的发,喜欢任她的青丝荡在指间的感觉,然后禁不住又轻捏她的颊。

  “传开了才好,总得未雨绸缪。”

  蔺勉请旨北巡,一为“梦中女子”而来,二则为参与陀离的求和议事。

  北境这儿一向还是大将军北定王说了算,蔺勉自然也清楚,因此双方议事时,蔺勉多是听着看着,甚少开口,也或者聂行俨处理的手法与他不谋而合,就不必他再置喛什么。

  如今求和书与议本皆谈妥拟定。

  朝廷亦有旨意,召大将军北定王与鹰族三公主入京。

  聂行俨遂为娘亲备妥马车,带上丽扬与一支轻骑启程返京,至于陀离的求和书与议本,他早已命人交给蔺勉。

  皇上既让十一皇子参与陀离事务,这递交求和书的事,就不必他去揽功。

  圣心难测,但也非不能测,只要他麾下将士能均依战功加封晋爵,他没有辜负北境军十万弟兄,然后……再让他讨得一个旨意,一切便也足够。

  他启程回京,原以为蔺勉会继续待在北境一段时候,未料竟与他们同日出发,于是两拨人马莫名其妙又自然而然就走在一块儿,且聂行俨这一方因老王妃乘坐马车,走得自然缓些,蔺勉竟也配合着。

  一路上,笑得最没心没肺的,非丽扬莫属。

  以她脾性,既把话挑开,也决定与对方相往,便是真心交这个朋友。蔺勉寡淡少言,但若开口,字字说在点上,她却是十足十小话唠一只,说到兴头上,简直满面红光、丽瞳湛亮,非常……饱满的神气。

  有时瞥见她那模样,聂行俨便觉下腹一阵抽紧,好几回真想当众将她捞来他的红鬃驹背上好好亲一顿。

  他看她,蔺勉亦在看她,他受她吸引,蔺勉亦是。

  但她只会独属他聂行俨。当蔺勉与他目光对上时,他目中之意便是如此。

  走了十多天终于进到帝京地界。

  这一次竟是锦仁帝率百官亲迎,在帝京西郊摆上庆功酒。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27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雷恩那的作品<<鹰主的男人(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