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雷恩那 > 鹰主的男人(下) >  繁體中文 更多雷恩那作品集  鹰主的男人(下)目录  下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  第1页    作者:雷恩那

  第1章(1)

  半年后。

  隆冬飞雪,年关刚过。

  这个年,陀离王廷氛围大变,龙瑶公主对外宣称一切遵天意而行,连一开始令国中上下以为大王遇刺身亡,亦为天意。

  天意不可违,天意更借大国师玄素之手,暗中排阵掩魂,祭天地、避幽冥,才令昏睡在地宫长达七年之久的达赤大王得以恢复神识,再现康健。

  这个年,陀离向天朝遣出密使,龙瑶公主代大病初愈的亲弟达赤王求娶公主,而天朝锦仁帝为北境百姓能安居乐业着想,允与陀离两国联姻。

  于是乎,龙瑶公主继密使之后再派一支使团正式入天朝求亲,携来大批奇珍异宝进贡,伏低做小,姿态放得甚软,使得天朝主和一派的官员威势大增,锦仁帝亦龙心甚悦。

  至于钦定哪位公主出嫁,当真不是难事。

  整座内廷的适龄公主就只有七公主开微与十公主绯云,然开微公主出生便带清慧,沾不得半点荤腥,她一心向佛,在宫中带发修行多年,尘心稀淡,瞧来瞧去,还是绯云公主最为合选。

  对象一敲定,联姻之事便也迅速操办。

  陀离使臣遂再次入天朝,奉上厚厚一摞裱金印纸写成的礼单,订妥北地初夏时候,达赤大王将亲自入关迎娶绯云公主回国。

  这个年,达赤王乌克鄯从黑梦中醒觉,能深刻记住的事似乎不多。

  亲姊龙瑶公主他是记得的,然后他是陀离国大王,这事亦是记得的。

  还有一事,深深、深深恐惧的事,是匕首沉沉刺入胸内,再狠狠剜出心脏的感觉……亦是深记不忘。

  他想忘记。

  但可怖的感觉如影随形几要将他逼疯。

  自他醒来试着重新掌权,服侍大王的内侍与宫女已有数人无辜被杀,因他总疑心有人藏在暗处,伺机而动,那人意志坚决,手劲狠极,会将他一杀再杀、一刺再刺……所以,绝对、绝对不能错放,能杀就杀,想杀便杀,将那些令他不安的人全杀光,他才安心。

  这一夜,陀离王廷大殿上又召来宫中舞姬。

  这二十来名身形窈窕、面容姣美的妙龄女子,是龙瑶公主特地为达赤王选萃培训出来的,赠予他作为重掌王廷的贺礼。

  乌克鄯此生最信任之人,非姊姊龙瑶公主莫属,既是姊姊亲赠,自当安心。从年关至今,连着十来晚,大殿上夜夜笙歌,时时有一群令他安心的人相陪在侧、闹得热烈,似乎只有这样,坐在王位上的乌克鄯才能交睫睡下。

  他饮过酒,闹得极累,曲臂支着额角睡着。

  突然,有具绵软身子撞了他一下,随即跌进怀里。

  还没来得及睁眼,香气如丝已钻进他鼻中。

  他张开双目,一双明灿丽眸离自己好近,他喉头一窒,脑中瞬间空茫,他感觉两片唇掀动,听到自己下令,要殿上众人尽数退下。

  不对!

  他没要那些人走!他们不能走!

  回来!全给本大王滚回来!

  恐惧一下子挤迫过来,他张口要喊,古怪香气靡烂他的思绪,竟令他低低笑出,像美人儿坐怀,坐得他浑身既热又硬,爱到不行似。

  不对不对!谁?你……你是谁?!

  “大王知道我是谁。咱们见过的,大王忘了吗?”

  你想干什么?!走开——走开——

  “该了结的,做个了结,自然就会走开。大王既灭西北高原的鹰族,砍了那么多人的脑袋,总该拿颗心作赔。我要的也不多,剜心而已。”

  啊啊——来人!快来人!有刺客!啊啊啊——

  大殿之上,身穿金红衫的美丽舞姬将大王推倒在王位旁的厚厚地毡上。

  大王庞大躯体顺势后仰,非常配合,像极为期待,期待跨坐在腰间的美人儿能对他干出些什么,令他痛快痛快、舒舒服服。

  明明惊骇至极,乌克鄯不知为何要笑,拚命瞠开的眼里只看到那双诡异丽瞳。有东西缓缓插入左胸,缓缓分开血肉。

  梦魇重袭,就是这种可怖之感,凌迟一般渗进骨髓。

  他嚎叫,声撕力竭哀喊,滚出喉头的却仅是断断续续的低哑呻吟。

  突然——

  “……怎会?!你、你没……没有心?!”伏在乌克鄯身上的人儿险些握不住银匕,额与颊面溅上仇人鲜血的脸蛋倏转惨白。

  “他的心早被你剜烂,岂有第二颗?”

  那道清雅冷然的男音淡淡在殿中响起,丽扬心神骤震,熬鹰般的摄魂术大破。弥漫整座大殿的迷香宛若野原上的浓厚夜雾,忽而迷雾往两旁起开,一抹颀长黑影手执高杖走来。

  来者不善,步步带动乾坤,似有一张无形大网朝她罩落,制得她周身沉浑,气血翻腾,喉中一下子尝到腥甜味。

  “玄素……国师,大国师,救本王!救我!啊啊啊——”乌克都终于甩开她,踉跄爬起,插在胸中的那把匕首几已将他开膛。

  “大王已无心,救一次尚可,要逆天再救,我也无能为力。”黑衫男子俊美面上漾起浅笑。“不过玄素倒能为大王报仇,杀了这女子为大王陪葬。”

  “不!不——我有心的!本王的心脏……心脏……痛啊!痛啊啊——”

  “大王没有痛感,觉得疼痛,全凭自己想像。大王无心,无心之人,是死人。大王既已死去,又怎会感到疼痛?”

  乌克鄯面庞抽搐,股栗不已,像是直到此刻才意识到,被开膛插胸的肉躯……当真不痛,半点儿不痛。“本王的心……本王的……你、是你挖走了……啊啊啊——是你!”他突然扑向伏地努力调息的丽扬。

  丽扬未等他扑至,咬牙,卯足劲儿撞上。

  手摸到对方胸前那把利刃,她发狠抽出,奋力横划,仇人的血又一次溅上她的头脸,她划破乌克鄯的喉。

  凭这最后一击、用尽全力的最后一划,她几是割下对方脑袋。

  就见乌克鄯的头往后一滑,仅剩皮与一点点筋肉仍与颈子相连,接着“咚”一声重响,庞大身躯直挺挺仰倒落地。

  “三公主把大王玩成这模样,是真不想令玄素一救再救了。”微微笑叹。

  “好吧,我也不想再费事耗时,他这条命就归你,算是我对西北鹰族的小小敬意。”丽扬说不得话,怕一出口,血即要喷呕出来。

  她目力开始模糊,却知这位陀离大国师正一步步逼近中。

  “三公主别怕。待摄政公主将你处死,也许挖你双目、残你肢体、剜掉你的心,我还是可以令你活起,三公主往后就追随我吧,如何?”边问,他一杖抵来。长杖近身,就在她面前,她张着眸似乎未觉。

  他薄唇悄悄渗笑,随即,一幕墨袖高扬,手中银杖已朝她额角挥下。

  轰隆!砰磅——轰隆隆……

  王廷殿上竟无端端破出一个大窟窿,石块、泥灰与木屑齐落,伴随巨大声响砸出一大片真真实实的灰蒙。

  而什么幻境迷雾、无形大网,一下子全灭。

  那人不动声色反策了她的摄魂与迷香,令她如作茧自缚般受困,此时这突如其来的搅弄,殿中气流一荡,让她神识清明了几分。

  她努力要去看清,模糊能辨出是一头红颜色巨兽从顶上那个大洞跃落,巨兽背上坐有一人,她还没看出,人已被一只强悍臂膀猛地捞起。

  聂行俨……

  熟悉的身香,再熟悉不过,被他牢牢揽入怀中,她浑身止不住轻颤。

  但怎么可能是他?怎可能出现在这儿?!

  他、他……不行的……危险啊!

  她张口欲言,舌根僵硬,吓得不轻。

  “抱紧。”灼烫的男性气息喷在她耳边,红鬃驹四蹄飞踏,颠得侧身而坐的她不得不搂紧他的劲腰。

  一道银光直直劈来,聂行俨单臂横枪挡将回去。

  磅!两道银光相交,锐声清起,交手的两名男子内心各自惊疑。

  聂行俨臂力惊人,北境军中无人可比肩,银枪这一记扫挡少说也有百斤之沉,未想殿中的黑衫男子身形削瘦修长,似文弱书生,手中银杖遭他的银枪挡回,竟仅是退了两步便卸去劲势。

  他却是不知,那把银泽高杖像无招无式,实能劈开混沌、搅动风云,但这一次的以虚打实,对方被他扎扎实实的蛮悍力道倒打回去,一时间竟拿他不下。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雷恩那的作品<<鹰主的男人(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