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煓梓 > 忽若镜(下)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忽若镜(下)目录  下一页
   

忽若镜(下)  第11页    作者:煓梓

  她看他一个人对付两名杀手,看他挥舞着长剑奋力与对方搏斗,突然很气自己,什么都学了,唯独最重要的“弹石神功”就是学不起来,如果她学会“弹石神功”,现在就能帮他了。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和唱戏一样,武术也得从小练起,没有一步一步打好基础,无法一蹴可及,皇甫渊也是自小习武,今日才有这等武功与杀手对抗。

  徐姓士族派来的杀手,没有料到皇甫渊的身手如此了得,不但杀不了他,连他的一根寒毛都碰不到,因此非常懊恼。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其中一名杀手先是全力进攻皇甫渊,引开他的注意力。另一名杀手趁着皇甫渊忙着应付他伙伴的同时,从皇甫渊背后突袭,这一切闵斯琳都看在眼底。

  “危险!”她也想都不想地拿起地上的大石头,从对方的头上敲下去。遇袭的杀手冷不防挨了一记闷棍,回过头寻找偷袭他的人,只看见闵斯琳慌张的脸。

  “你……”杀手转身面向闵斯琳,她吓得丢下手中的大石头,拚命往后退,杀手的长剑在同一时间划破她的衣服,刺进她的身体里。

  “琳儿!”皇甫渊终于解决掉纠缠不清的杀手,朝着他们的方向大喊,起初闵斯琳没有感觉,直到她的血开始涓涓流出,她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琳儿!”皇甫渊将挥剑刺她的杀手踢到旁边,杀手因为被闵斯琳拿大石头打中后脑勺,只来得及朝闵斯琳挥出一剑随即倒地,这会儿已经躺在地上不醒人事。

  “你怎么了?振作点!”他扶闵斯琳躺下,红色的鲜血,开始从她受伤的部位像泉水一样地涌出,疼痛也随之而来。

  闵斯琳的嘴唇迅速泛白,皇甫渊七手八脚地撕掉袍子的下缘,想做成布条为她包扎伤口,却怎么也弄不好。

  她摇摇头,取笑他可笑的动作,还说要保护她呢!她才受个小伤,他就应付不来了,要怎么守护她的下半辈子?

  “琳儿!”

  可直到这一刻,她才发现,他有没有用不是由她的嘴巴界定的,是由她的心界定的,此刻他在她心中,是全天下最有用的男人。

  “你……你怎么这么没用,居然……居然还掉泪?”他的眼泪是最厉害的武器,只要一滴就能将她坚强的防卫击垮,从此只剩女性的柔情。

  “闭嘴。”他慌乱到不知道如何应付眼前的情势,他可以死一千次一万次,就是不能让她受伤,他连让她滴一滴血都舍不得,可她竟然流了一大片,这让他不知所措。

  “就会说大话。”她虚弱地笑笑,感觉自己好像越来越没力气,她是不是快要死了?

  “琳儿!”成年以后他再也没哭过,所有泪水都在幼年时练武的艰苦过程中流光,但现在,它们竟然不受控制,涓滴的流下来。

  要命。

  “你不要这个样子……”一直用眼泪腐蚀她的心门。“这样我……呼呼,这样我会爱上你。”也许是因为快要死了,她什么话都敢讲,这会儿不就说了连她自己都不敢承认的心事?

  “你说什么?”皇甫渊愣住,无法相信,她竟选了这么荒谬的时刻告白。

  “我说……”她、她已经没有力气。“我、我可能、我可能……快昏倒了。”

  话毕,她随即陷入黑暗,踏上一个未知的领域。

  “琳儿!”

  她听不见他叫她,看不见他慌乱的表情,包围她的只有漆黑。

  “撑下去,琳儿!”

  黑暗仿佛永无止尽,好深好深……

  见她已然陷入昏迷,皇甫渊仿佛这时才清醒过来,赶紧先用布条绑住她的伤口为她止血,再小心翼翼地扶她上马,用最快的速度直奔碉堡。

  碉堡上的驻军看见有人快马奔驰,本以为是敌军来犯,皆拉好弓箭。

  皇甫渊跳下马,将趴在马匹上的闵斯琳抱下来,对着驻守大门的士兵大吼:“拜托你们,救救我的妻子!”

  那是来自灵魂最深处的呐喊,天地都要为之动容。

  *

  泛着白光的利刃,在她眼前胡乱飞舞。那饱含杀气的剑锋,犹如毒蛇吐信,每挥出一剑都要人命。

  她憋着气,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个和她几乎对立了一辈子的男人,正尽全力挥剑保护她,才蓦然发现,自己是爱他的。

  她竟然爱上他了,在不知不觉中。

  锐利的刀锋,再一次从她的眼前掠过,只不过这回换上另一名杀手持剑,他想偷袭她刚爱上的男人。

  危险!

  她不能让她的男人遭受伤害,拿起地上的大石头,使尽全力往对方的头顶用力敲下去——

  杀手倒了,但他倒下前的眼神好恐怖,仿佛想吃掉她一样。

  太可怕了,竟然有这么凶恶的人。他呢?皇甫渊人在哪里?她要警告他有人想趁乱偷袭他,想告诉他——

  “……危险……”梦中的她用力大吼,现实中的她无力呓语,然而无论梦里梦外,皆是为了她心爱的男人而努力,希望他听得见。

  “……快跑……”她不要他被杀死,要他好好活着。

  “……赶快跑……”只要他能活着,她就算回不了明朝也没关系,只要他平安就好了。

  闵斯琳不知道他们已经安全,还陷在惊恐的梦境反复奔跑找不到出口。

  “琳儿,醒醒,你只是在作梦。”

  一直到皇甫渊轻柔的呼唤灌入她的耳膜,她才脱离梦境。

  她慢慢睁开眼睛,皇甫渊的脸不期然映入眼帘,她方才相信,自己刚才真的只是在作梦。

  “我告诉你哦!”她一醒来就迫不及待想跟他分享梦境。“我刚刚梦见——”接着,她因为拉扯到肩膀上的伤口,痛得倒吸一口气,什么话也说不了。

  “吴大夫才刚帮你包扎好伤口,你不要乱动。”皇甫渊见闵斯琳乱动,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起身,免得刺激伤口。

  “吴大夫?”闵斯琳完全搞不清状况。

  “他是军医。”皇甫渊解释。

  第4章(2)

  军医?

  “这么说,咱们已经进到军营来了。”她总算慢慢回想起先前发生的事,原来那不是作梦,是真的,她肩膀的疼痛就可以证明。

  “所以咱们安全了。”皇甫渊点头,眼神比任何一个时刻都要温柔。

  “幸好。”她松了一口气,跟着又想起刺伤她的杀手那张可憎的脸。

  “那两个人呢?”她不放心。“还有没有再追来?”

  “我不知道。”皇甫渊回道。“那两个人其中一人已被我解决掉,另一个人在我把你带来军营之前,就已经躺在地上,我根本懒得理会。”救她都来不及了,谁还管那杂碎?她也未免太会操心了。

  “原来如此。”得知徐姓士族派来的杀手再也无法威胁他们,闵斯琳这才放心地笑一笑,稍微挪动身体,不小心又动到伤口。

  “好痛!”她频频抽气,眼泪都快要掉下来。

  “我刚刚不是说过,不要乱动。”她怎么老是不听?“你才刚上完药,痛是一定的,等几天过去,就不会那么痛了。”

  “我到底受了多严重的伤,怎么会痛成这个样子?”肩膀好像被几万只红蚂蚁咬过,又热又痛。

  “没多严重。”他倒了一杯水给她喝。“你只是受了一点皮肉之伤,过些日子便会痊愈。”

  “只是皮肉之伤?”她连喝水都痛得半死,怎么可能只是皮肉之伤?

  “杀手的剑只是划过表面的皮肤,没伤到要害,但可能留下难看的疤痕,你要有心理准备。”这点最让他感到无法释怀,她竟然为了救他,在她光滑无瑕的肌肤上留下刀疤,他万死难辞其咎。

  “是吗?”一想到肩膀可能留下疤痕,闵斯琳的脸色顿时转沉,不过很快便振作起来。

  “其实也无所谓啦!”她笑笑。“反正也没有人看。”可能会吓到女仆和媚儿,但万一她回不去,想吓也吓不到人,所以看开就好,别太计较。

  她努力装出开朗的表情,但皇甫渊比谁都要清楚,天下没有一个女人会希望自己身上留疤的,她只是在安慰他。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1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煓梓的作品<<忽若镜(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