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亲亲小可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亲亲小可爱目录  下一页
   

亲亲小可爱  第6页    作者:古灵

  「原来是安垂斯,」少女——毕宛妮伸出手。「你好。」

  「呃……」安垂斯看看她的手,也伸出自己的手和她握了一下。「你好。」

  「好,我们认识了,」毕宛妮愉快地说。「现在,可以把你的身体借给我了吗?」

  他呆了一下。「这……为什么一定要我?」

  「因为你是我至今为止见过最美丽的男人!」

  毕宛妮的语气很认真,不像在说谎,但安垂斯一个字也不相信,于是,他沉稳地自草地上站起来,换他高高在上地俯视她,以加强他接下来要告诫她的话。

  「无论是为什么理由,你都不应该说谎!」

  他是德国人,德国人最讲究实际,不流行自我陶醉,他自己的长相如何自己最清楚,好看,他承认,但,最美丽的男人?

  不,那种名词轮不到他来背。

  「谁跟你说谎!」毕宛妮很生气的瞪起了眼,也跟着起身,「你看!你看!」气唬唬的把素描本摊开来给他看。「你不觉得你很美丽吗?」

  安垂斯非常吃惊,因为整本素描本里满满都是他,各种姿势、各种表情、各种动作,在旅馆里、在湖边、在森林间,在散步、在沉思、在打盹,在进餐,虽然仅仅是简单的几笔铅笔素描,却异常传神的将他内在与外在所有气质与风采尽皆流露于画纸上。

  看来从他到这里的第一天起,整整十天里她都在偷偷画他,既然如此,她为何还要特地跑来问他可不可以画他?

  「瞧,多么完美的黄金比例,无论是你的身材、五官,甚至手指……」毕宛妮赞叹地呢喃,顺便掏出软尺来给他看一下,表示她确实测量过了——在他睡着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完美的比例,真是太美丽了!」

  原来是那种美丽。

  安垂斯有点哭笑不得。「你不是已经画这么多了,还不够吗?」难怪刚刚他睡着时,隐约有种饱受骚扰的异样感,原来不是错觉。

  毕宛妮的表情更严肃。「但我还没有画过你的裸体。」

  裸体?

  安垂斯再度大吃一惊,「你你你……你要画我的裸裸裸……裸体?」惊吓得话都结巴起来了。

  「当然!」毕宛妮用力点头。「没有画过裸体就不算画过。」

  「不行!」不假思索,安垂斯断然拒绝——用吼的,表示他的决心,任何人都别想动他的裸体的主意。「我绝不允许任何人画我的裸体!」

  「为什么?」毕宛妮问,似乎感到很困惑。

  为什么?

  有人会问这种问题吗?

  安垂斯叹了口气,再板起脸来。「我不是暴露狂,所以,除了我的妻子以外,我不会让任何人看见我的裸体!」

  「这样啊……」毕宛妮咬着手指头想了一下。「那我和你睡一……不,一天不够,那就……嗯嗯,三天好了,我和你睡三晚,做你三夜妻子,你也让我画你的裸体三天,你觉得这样如何?」

  不如何,他的心脏被她吓得差点忘了善尽跳动的职责了!

  他骇异得猛抽气,「你你你……你不是常做这种事吧?」又结巴了。

  「当然不是,这是第一次,不过……」毕宛妮笑吟吟地点点头。「为画你的裸体,值得。」

  为画他的裸体,值得她陪他上床?

  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眸子,安垂斯觉得自己快要昏倒了。「你在开玩笑?」最好是。

  翠宛妮瞠怪地横他一眼。「当然不是,这种事怎能开玩笑!」

  安垂斯差一点点就呻吟出来,他怎会碰上这种事?

  「如何?」毕宛妮兴致勃勃地催促他赶快做决定。「可以吧?」

  「当然不可以!」安垂斯又忍不住吼了起来。

  毕宛妮不高兴地噘了一下嘴,「好嘛,好嘛,我知道自己不好看,引不起你的『性趣』,可是我是处女喔!现在处女真的不多了喔!看在这一点份上,你就将就一点『用』一下嘛!」她努力推销自己。

  将就用一下?

  安垂斯无言以对,瞪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是不太好看,不,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去看她,光是一张小小的脸庞就让雀斑、青春痘和烂疮占去所有地盘,除了那双东方人特有,眼角微勾,十分清灵有神的杏眼之外,他根本看不清她的五官容貌到底是什么模样,嘴里还戴着银光闪闪的牙齿矫正器,一开口说话,万丈光芒就刺眼的闪出来。

  他哪里知道她好不好看?

  此外,她的身材也乏善可陈,瘦巴巴平板一片,没有胸部也没有臀部,偏偏个子特别高,他足足有六尺四寸高,而这位竹竿似的少女竟然矮不到他一个头,如果不是她说话声音比一般少女更柔嫩,还留着一头泛黄的黑色长发——好像一丛枯干的稻草,他一定会以为她是男孩子。

  不过,现在不是关心她的外表的时候,现在是……是……

  安垂斯用力闭闭眼,暗暗祈求上天多给他一点智慧,让他知道应该如何应付这种场面。

  他今年才二十二岁,人生历练并不丰富,更拙于应付女人,基本上,除了母亲和姊妹之外,他面对女人的经验绝不会比吃蜗牛的经验更多,而他是最厌恶吃蜗牛的,除了寥寥几次被母亲逼迫非吞下去不可,他本人是彻底排斥到底。

  如今,竟要他这种毫无女人经验的人去应付这种惊世骇俗的女孩子,他究竟该如何是好?

  对了!

  「你的父母呢?若是让他们知道你做这种事,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他用威吓的语气警告她,谁知她根本不在意。

  「杀了我?哈!」毕宛妮两眼往上翻了一下。「光我妈妈一个人就够我老爸忙的了,老爸才没有空杀我呢;至于我妈妈,她说我很快就会成为一个大画家,而对于一位女性艺术家而言,男人是最好的灵感泉源,艺术没有加入热情也鲜活不起来,所以呢,尽管和男人谈情说爱吧,小心不要怀孕,也不要真的陷下去就行了。嗯,对,她就是这么说的。」

  竟有这种母亲!

  安垂斯张口结舌。「难道……难道没有半个真正关心你的人?」

  毕宛妮歪着脑袋,眨着眼。「我妈妈最关心我的学画进展,这还不算吗?」

  这哪里算!

  「我是说,你没有其他家人吗?譬如兄弟姊妹之类的?」

  「有啊,」翠宛妮垂眸望着自己的脚。「我哥哥讨厌我,姊姊恨我,妹妹根本不跟我说话,其他,没了。」

  这么悲惨?

  安垂斯傻住。「为……为什么?」

  「因为只有我遗传到妈妈的绘画天分,他们都没有,所以妈妈只关心我,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脚尖在地上画着圈子,毕宛妮慢条斯理地说。「我想,换了其他任何人,也都会憎恨那个唯一被父母亲关爱的人吧!」

  他无法理解,世上竟有如此自私的母亲,但在这一刻里,他仿佛见到自己的妹妹,每次挨骂时,她就会摆出一副委屈到不行的摸样,明明知道她有八成是装出来的,还是惹得大家争先恐后去安慰她。

  而眼前,倘若翠宛妮也是装出来的,他可能再跟她说几句话后就设法摆脱她,毕竟,他是冷漠的德国人,冷漠的德国人就该做冷漠的德国人该做的事——管她去死,而她也不是他妹妹,他更没有必要去搭理别人的闲事。

  但是他感觉得出来,她语调中那份无奈是真实的,并透着一股对这种情况的无措,母亲真正关心的是她所能带来的荣耀,并不是她本身,兄弟姊妹们又无法谅解,反而憎恨她,对于这种状况,她无法处理,只好选择漠视。

  就在这一瞬间,也许是母亲的法国血统在作祟,他突然非常急于安慰她,就像安慰他妹妹那样。

  不过他们也才刚认识,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因此……

  「呃,我说……午餐时间快到了,你饿了吗?我有点饿了,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我请你?」总之,先把话题扯开再说。

  「我不……」毕宛妮原先似乎想拒绝,但即刻又改口,「好好好,我们一起去吃东西!」然后主动挽住他的手臂,兴高采烈地拖着他走。「或许等我们混熟一点之后,你就肯脱光给我画了!」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古灵的作品<<亲亲小可爱>>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