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古灵 > 亲亲小可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亲亲小可爱目录  下一页
   

亲亲小可爱  第5页    作者:古灵

  三胞胎嬉皮笑脸的相互看看。

  「这样有什么不好?」

  「对嘛,人家才不会搞错呀!」

  「就是说咩,清清楚楚、一目了然,某人才不会男女不分!」

  「可是你们天天都在变,你们以为你们是万花筒吗?」

  三胞胎耸耸肩,瑟妮儿愤怒地扫他们一眼。

  「总之,以后不准再变了!」

  三胞胎很夸张的齐声长叹。「那要什么样子?原来的样子?」

  瑟妮儿瞟安垂斯一眼。「不,跟我一样就好了。」

  而安垂斯到现在仍未完全接受眼前的事实。「但你说……说……」

  「他们不是艾力伯的孩子,」瑟妮儿解释,并挽着他的手朝餐厅去。「而是艾力伯之所以会和我结婚的原因。」

  安垂斯思索片刻。

  「他们是你所爱的男人的孩子?」

  「答对了!」

  进入餐厅后,安垂斯很绅士的先为瑟妮儿拉开椅子,待她坐定后再到自己的位置上落座,再仔细打量三胞胎,注意到他们很像瑟妮儿。

  「他们不用上学吗?」

  「很抱歉,这里是法国,不是德国。」瑟泥儿上身往后退一些,让安娜在她面前放下浓汤。「法国的寒假很短,只有一个星期到十天左右,但暑假很长,从六月开始直到九月。」

  「整整四个月不用上学?」

  「没错。」

  「难怪他们会顽皮。」安垂斯喃喃道,也后退让安娜在他面前放下浓汤。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说他们顽皮。」

  「那该说什么?」

  「可怕!」语毕,拿起汤匙来开始喝汤。

  接下来,用餐间,那三胞胎很切实的轮流印证瑟妮儿对他们的评语,证明他们的母亲的确很了解他们。

  「安垂斯叔叔,你的裸体真的很完美耶,能不能也脱光给我画一幅?」米雅。

  安垂斯差点把海鲜浓汤喝进鼻子里去,那保证不会太好受。

  「安垂斯叔叔,妈咪没有把最重要的器官画出来耶,可能是没看清楚,我想你最好再给她看仔细一点。」米萝。

  安垂斯险些一刀切下自己的手指头,他瞪着餐刀,警告自己不能逃走。

  「安垂斯叔叔,是不是你那话儿太小了,不准妈咪画出来?」米耶。

  安垂斯一口虾冻顿时噎在喉咙上下不得,只好丢下刀叉,抢来水杯拚命往嘴里灌,而那三胞胎和瑟妮儿则捧腹笑到差点当场挂点。

  餐后更恐怖,大家在起居室一坐定,米耶就很愉快的提出巴黎最新流行消遣。

  「安垂斯叔叔,我们男人一起到沙龙去喝杯酒,顺便聊聊彼此的最初性体验吧!」

  够了!

  在瑟妮儿和三胞胎的狂笑声中,安垂斯狼狈的落荒而逃,一路逃到圣路易桥上才想到:

  他想问的问题一个字也没提到。

  想回去问又没那个胆子,一想到那三胞胎头皮就发麻,只好沿路叹气叹回饭店里,没想到还有更大的麻烦正等着他。

  「妈……妈妈,你们怎么来了?」

  不只他母亲蒂娜来了,还有他姊姊玛卡和外甥女爱达。

  「我们担心你啊!」玛卡用最简洁的话来回答他。

  「担心我什么?」安垂斯疑惑地问。

  玛卡与蒂娜相对一眼,默默的从皮包里掏出一张德文报纸递给安垂斯,头版上赫然是一幅他与瑟妮儿参加婚宴时的合照。

  该死,消息真的传回德国去了!

  「妈妈,」安垂斯扔开报纸,把母亲请到沙发落坐,自己也伴在她身旁坐下。「我们只是朋友而已,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安垂斯,我害怕你又要受到伤害了!」蒂娜忧心仲仲地说。

  「妈妈……」安垂斯欲言又止地叹了口气。「你想太多了!」他怎能告诉母亲他是为了自己的裸画而和瑟妮儿接触的?

  「我怎能不想?」蒂娜激动地道,「虽然你从未吐露过半个字,但我们都猜想得到,只有女人才能伤害男人那样深,当年倘若不是我恰好及时,你早就……就……」她停住,掏出手帕来拚命按眼角。「总之,我不希望你又碰上那种事了!」

  「妈妈,」安垂斯叹气。「我保证不会再有那种事了好不好?」

  「那就告诉我们,你为何要特地为她留在巴黎?」玛卡问。

  安垂斯迟疑一下,然后摇头。「不,我不能。」

  「跟我们回去?」

  「也不行。」起码在他得到问题的答案之前,他不能回去。

  「好,那让我们和那女人见个面。」

  「玛卡,」安垂斯啼笑皆非。「我们只是朋友,请你不要小题大作好不好?」

  「我们不希望再看到你被女人伤害了!」玛卡非常坚持她保护弟弟的想法。

  安垂斯猛然起身,大大叹气。「老天,你们到底想到哪里去了,我并没有被女人伤害过呀!」

  「那么当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安垂斯瞥她们一眼,转身走到落地窗前停住,背对着她们望着外面,不语。

  玛卡紧跟在他身后。「是为了女人没有错吧?」

  安垂斯依然不吭声。

  「她背弃了你?」

  「……」

  「脚踏两条船?」

  「……」

  「你爱她,她不爱你?」

  「……」

  「我知道了,是……」

  「她死了。」

  「咦?」玛卡惊呼。

  徐徐转回身来,安垂斯面无表情地看着玛卡。「她死了,现在你满意了吧?」

  玛卡顿时失措得不知如何是好,她怎样也没想到竟是这种无法挽回的悲伤。

  「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

  安垂斯闭闭眼,又转回去面对落地窗。「你们想知道?好,我就告诉你们。」

  但他并没有马上开始述说,在望着天际白云失神了好一会儿后,他才开始回述那段令他心痛无比的往事。

  「十二年前……」

  第二章

  一提到德国,自然而然想到莱茵河,还有黑森林,那漫山遍野、蓊郁参天的冷杉树、针叶林,叶色墨绿得发黑,浓密得不见天日,远远望去仿佛笼罩了一层黑幕,但不是令人厌恶的暗黑,而是透着油绿和明亮的黑,看上去稳重而舒适,让人感到和谐与踏实,处身其中,心灵也不由自主地沉淀下来……

  「先生,可不可以把你的身体借给我?」

  他的身体?

  不是在问他吧?

  乍闻这种暧昧的言词,安垂斯不由得抽了口气,方才沉淀下来的心灵霎时又被掀起惊涛骇浪,他骇然睁开闭目打盹的紫色瞳眸,瞪住那位蹲在他身边俯视他的东方少女,差点没吓坏。

  真的是在问他!

  「我的……身体?」他听错问题了,一定是。

  「是的,你的身体,可以借给我吗?」

  没有听错!

  错愕的又瞪了半天眼,他才收回枕在脑下的双臂,徐徐坐起躺在草地上的身子,深吸一口气,正打算替少女的父母好好训斥她一下,但就在他刚打开嘴之际,眼角余光恰好扫见她抱在怀里的素描本,再见她一脸单纯的期盼之色,毫无猥亵之意,这才恍然大悟对方的意思。

  她想画他。

  「这……恐怕不太好,」他迟疑地说。「我们并不认识……」

  一般人对德国人的印象是冷漠刻板,特别注重规则和纪律,这点在他身上可以得到充分印证,他天生就是个严肃拘谨的德国人,不喜社交又拙于言词,尤其是在异性面前,更是拘谨得近乎害羞,以至于他到现在大学都快毕业了却还没有交过半个女朋友。

  虽然他那位法国籍的母亲对此深感不以为然,因为五位兄弟姊妹里唯有他是这种典型的德国人个性,不过他自己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毕竟,他是德国人,德国人有德国人的个性,哪里不对了?

  「废话,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当然不认识!」

  「所以说……」

  「好好好!」少女很夸张的叹了口气。「我是台湾来的中国人,弗莱堡大学艺术系,中文名字是毕宛妮,你也可以叫我安泥塔,这是我的德文名字,不过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明明是中国人,为什么我要叫德国名字?」

  她小小哼了一下表示她的不满。「你呢?」

  「我?」他愣了一下,下意识脱口回答她。「安垂斯·汉尼威顿,德国人,慕尼黑大学经济系。」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古灵的作品<<亲亲小可爱>>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