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青龙玦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青龙玦目录  下一页
   

青龙玦  第5页    作者:黑洁明

  巧的是,当天夜里,久旱不雨的扬州城忽然下甘霖,滋润了干裂大地。

  此事被人穿凿附会,蔚为奇谭,战家聪慧精明的大小姐战青,更是从此被扬州人尊称为——海龙女。

  第二章

  “你觉得这笔生意如何?”

  走在秦家小桥流水、精致典雅的庭园中,天上一轮月和湖中的水月相互辉映。秦啸天突然开口询问。

  萧靖走到亭中石凳坐下,桌上早己有人备好了清酒小菜,他替自己和好友各斟了一杯酒,淡笑道:“凭战青一介女子,却能够成为海龙战家的当家主子,让一票大汉听她指令行事,可见必有过人之处。这位战大小姐不容小看,是可以合作的对象,你的决定没错。”

  “不过?”知道他一定还有下文,秦啸天扬眉等着。

  “海龙战家以往活动范围皆在海上,大海和河道毕竟有其不同之处,他们在河道中是否能像在海上一祥无往不利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便是,外人对海龙战家一向所知不多,大只上只晓得他们是海盗后裔,祖上在前朝对被官府招安从良或为正当商人,而且聪明的在内地发生战乱时前往海岛,然后凭藉着在海上来去自如的驭船术,航行南海各国做生意,赚了不少银两。除此之外,包括海龙战家根据地的海岛在柯处?他们船队一共有多少艘船?船员好不好?是不是真的从良?有没有暗中抢过商船?这些都没有人知道。”

  萧靖停顿下来,啜饮一口清酒,然后看着好友下了结论。

  “因此,和他们合作,也有一定的危险性。”他笑了笑,“最好是能随时掌握对方的动静,省得战家若是心怀不轨,被抢的人还高高兴兴的自个儿送货上船去。”

  “你的意思是要我派一艘船沿途跟着?”

  “能这样做当然是不错,不过若能在开船前将对方的底细查探清楚,那就更保险了。”

  秦啸天轻啜一口酒,瞄了好友一眼,难得露出微笑的问:“既然如此,你觉得让谁去较好?”

  萧靖直觉回答:“当然是找个最闲的——”他说到一半,脸上笑容顿时转成了苦笑。在这秦家里,最闲的当然是他这个吃了一个月白食的食客了。

  秦啸天拍了下萧靖的肩,嘿嘿一笑,“那就拜托你了,好兄弟。”

  萧靖干笑回道:“不用客气,应该的。”

  唉唉,真是自作孽呀,他苦笑着摇了摇头:算了,来到江南玩了一个月,也该是活动一下筋骨的时候了,明儿个他就去探访那海龙战家的虚实吧。

  “知己知彼——”秦啸天举起酒杯。

  “百战百胜!”萧靖认命地拿起杯子和秦啸天碰杯敬酒。

  秦啸天见好友一脸苦笑,不由得好笑地扬眉问道:

  “你不是想再见她吗?”

  萧靖心一跳,停顿了一下,才慢半拍地问:“谁?”

  “战青战姑娘。”

  萧靖一愣。他表现得有这么明显吗?他还以为没人注意到呢。

  秦啸天未等他回答,又追问道:“你觉得这位战家大小姐如何?”

  萧靖心里有些尴尬,脸上却不动声色,简单的回答:

  “不错。”

  “不错?”秦啸天对他的评语大感兴趣,“只是不错而己?”

  萧靖见好友似乎不满意这个答案,嘴角轻扬又加了句:“英气逼人。”

  “你认为她不够漂亮?”秦啸天眼里闪着笑意,调侃地问着反话。他这朋友也真是欲盖弥彰,明明目不转睛地盯了人家一个晚上,给的评论却只是一句“不错”和一句“英气逼人”?鬼才信他对战大小姐不感兴趣!

  “不,是太聪明了。”

  秦啸天没说什么,只是好笑的看着他。

  在好友充满兴味的盯视下,萧靖忍不住又道:“也太伶牙俐齿了点,不怎么温柔,没有大家闺秀的祥子……”

  “却有不让须眉的气势。”秦啸天帮他把话接下,莫测高深地道:“但是你仍然觉得她还算'不错'?”

  看样子,他若不明说,秦啸天是不会罢休的。

  萧靖笑了笑,“好了,我是很注意她没错,不过不是你认为的那样。”

  “什么意思?”秦啸天怀疑的挑眉。

  “是她耳上的环饰。”他伸手指指自己的耳垂,“她右耳上戴着一只形状特殊,蓝白交错而成,状似海浪的小环,我只是想确定一下那和我之前曾见过的是否为同一款式。”

  “不过是一只耳饰,何以令你如此拄意?”秦啸天不解地问。

  “戴着这款耳饰的人曾在几年前救过我大哥。”萧靖解释着,“当时我赶回不及,若不是他仗义出手,只怕大哥就要命丧黄泉。但他救了人以后便走了,没留下姓名,大哥一直想找到他当面道谢,因为那耳饰造形十分特殊,所以印象深刻:因此当我见到战姑娘右耳上也戴着,才特别注意了一下。”

  “什么时候的事?你去西域前?”他问。

  萧靖点头。

  秦啸天望着他,突然道:“都己经五年了,你还是不打算回萧家吗?”

  萧靖盯视着手中的酒杯,扯了扯嘴角,“回去只是徒惹烦恼。我当初决定离开,就没打算再回去。”

  “你该知道他不介意的。”秦啸天蹙眉劝道。

  “可是我介意。”他眼中闪着复杂的情绪,坚定地重复道:“我介意。”

  对于好友的坚持,秦啸天只能沉默。

  起风了,夜风吹拂而过,扬起了两人的衣摆,萧靖突地轻笑起来,打破方才凝滞的氛围。

  “别说这些了。喝酒吧,再不喝都凉了。”他举起酒壶、替两人再斟满清酒。

  “有空……回去看看吧。”秦啸天忍不住又劝。

  萧靖淡淡笑了笑,随口应道:“再说吧。”

  秦啸天闻言,也不再勉强他,只是为萧家这对兄弟的情况感到有些无力。别人家的兄弟是因为夺财而反目成仇,萧家过两个,却是因为太过巳友弟恭,而造成萧维举弟为主,萧靖却因此避走他乡。

  举杯饮酒,秦啸天望着好友,从以前他就一直在想,若是萧维自私点,或是萧靖没那么聪明,也许这两兄弟就不会弄到如今过步田地了。

   ※   ※  ※

  寅时,天际泛着微光。

  河上的船只在水面轻荡,战青赤足踩在甲板上,感觉着脚下结实的木头,她昂首迎着清风,闭上眼深吸了囗气,闻到风的味道、船的味道、水的味道。

  啊,还是船上好……,她才在感动,身后便传来祁士贞好笑的声音,“丫头,又在作白日梦啦!”

  “二叔。”战青讶异的回过身,“你还没睡吗?”

  “睡了,又起来了。”他摇摇头说,“人老了,总是睡一下就清醒讨来。”

  “二叔,别开玩笑了,你还年轻呃。”她漾着笑脸迎上前去。

  “鬼丫头,嘴那么甜。”祁士贞呵呵笑了两声,打量着眼前他从小看到大的战家大小姐,不禁兴起一丝感叹,“瞧你,好像昨天才是那个爱玩水的小鱼儿,今日一忽儿没注意便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若是你爹还在,一定会——”

  “会怎祥?以我为荣吗?”她开玩笑的做个鬼脸,半假半真的道:“爹只会巴不得赶快把我嫁出去而己。”

  “你是早该嫁人了。”

  “不会吧?二叔你也受了岸上那些人的荼毒吗?”她故意一脸大惊小怪的,皱着眉头认真的说;“看祥子我该考虑要不要让这个计划继续——”

  “好了、好了,我不说行了吧?二叔只是提一下,又没逼你嫁,你这丫头也真是……。”祁士贞又好笑又好气,无奈的摇摇头,“不过丫头啊,你都二十了,难道这些年都没有一个能令你心动的人吗?”

  “二叔说的是谁?倒是举例看看。”她笑着答腔。

  “广府的陈家大少爷啊,他很有做生意的头脑。”

  “陈家少爷?”战青扬起右眉,“你知道我在他眼中看起来像什么吗?”

  “什么?”

  她哼了一声,“一艘纯金打造、金光闪闪的宝船。那家伙眼中只有钱而己。”

  “那泉州的王老板呢?咱们上次在那儿停靠,他不是还派人送来一支价值不菲的翡翠玉钗?”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5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黑洁明的作品<<青龙玦>>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