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洁明 > 青龙玦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青龙玦目录  下一页
   

青龙玦  第29页    作者:黑洁明

  那样的苦涩不断在他胸口堆积,在每一次见到她之后,便又加上一层,直到最后苦涩堆满了胸口,累积上了喉头,来到嘴边,让他连吃饭说话都觉得又苦又涩。

  日复一日他,时光从人们身边悄无声息他流逝,转眼秋日将尽。

  不知从何时起,萧靖下意识的抗拒回落霞居,下意识的开始接下商行的工作,下意识的日日工作到夜深,只为了逃避她,逃避那张逐渐谯悴的容颜。

  然后,雪从遥远的天际缓缓他落下,一颗一颗地、一球一球他缓缓落了下来。白色的雪覆住了庄院中的亭台搂阁、小挢水榭,还有那优美的屋脊、屋前的台阶、阶前的石板路,以及广大的卓原,逐渐逐渐地将整个幽州染成了雪白的世界。

  他是从何时起越来越晚归的?其实她也不太清楚,只是当某天她如同往常一般坐在窗边,却久久未见到他时,她才发觉自己是在等他。

  那一夜,她等到夜深,等到倦累趴在桌上睡着,直至清晨在寒风中冷醒,她环顾一切如昨的周围景物,才发现他真的一夜未归。

  不知怎么的,肤上的寒意突然冷进了心里,她环抱着自己,泪之不觉又涌上了眼眶……

  她不懂,不懂她来到幽州后,为何情绪老是这样起伏多变,特别的爱哭。她只晓得没看到他,她心里就好难过,好空、好冷……

  她压下那股想哭的冲动,拖着疲累的身躯走回床上,爬进冰冷的被褥中躺下,命令自己别想太多,好好休息。

  恍惚中睡去,一觉醒来,她发现他回来了,因为屏风上挂着他常穿的大氅。

  她连忙唤来奴婢询问,她们却告诉她,他又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他几乎都是这般早出晚归,就算偶尔让她等着了,见到了他的面,她却不知要和他说些什么,而他也总是来去匆匆,即使和她同处一室,都少有正眼看她的时候。

  心中的惶惑不安是从那时开始的,虽然他对她的动作依然体贴,言语依旧温柔,但她仍能感觉到他不再像先前一般。

  哪里出了错呢?

  战青不安的想着,却发现她竟连他何时变了都不知道。

  前两夜,她在夜里醒来,原本躺在身边的他却不见了,她一时之间不知怎他竞慌了起来,忙爬坐起来,却见到他坐在桌边,动也不动地望着窗外。她不知道他已这样子坐了多久,因为床上他原本睡的那一边,早已冷去多时。

  当他转身,她反射性的躺下装睡;他回到床上,凝望她许久。

  她能感觉到他专注的视线,直到他在她身边躺下,他都还一直望着她,然后伸手轻轻描绘她的面容,久久之后才温柔的紧揽着她,在她耳还痛苦嗄哑的低问了一句一“为什么?”

  战青满脸迷惘的坐在窗边,望着屋外的片片飞雪。她确定那一夜她的的确确是听到他问“为什么”,但……他为何要这么问?

  他为何要对睡着的她问这句话?

  他真正想问的究竟是什么?

  第十章

  “阿靖、阿靖!”

  几声叫唤突地拉回他的思绪,萧靖回过神,就看见大哥站在自己身前。

  “什么事?”他神情有些疲急的问。

  萧维皱起眉头,关心的道:“如果太累就早些回去歇息吧。”

  回去……一想到战青,他胸口一紧,反射性地温言婉拒:“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些事情。”

  萧维直觉有问题。小弟这些日子来大大的不对劲,虽然说他是很高兴阿靖终于想通要来接手商事,但这样日也拚夜也拚,却把新婚还未满半年的娇妻冷落在家里,实在是奇怪至极,特别是早先阿靖明明一副疼她疼到骨子里的模样,怎么才短短两、三个月,突然一切就变了?

  阿靖忙于商行,甚至有好几次没回庄院,直接留在城里商行过夜,而那位弟媳,他前日在后院巧遇她时,却见她脸色苍白、消瘦不少,好似风一吹便会倒下似的。

  “怎么回事?”他决心问个清楚。

  “什么怎么回事?”萧靖佯装不知的回问,一边伸手翻回桌上帐薄。

  “你和战姑娘出了什么问题?”

  萧靖听闻大哥对战青的称呼,只觉得十分刺耳,反射性的回道:“她己经不是战家的人了。”

  “那好,你和你媳妇出了什么间题?”萧维心平气和的再问。

  “没问题。”他淡然回答,观而不见地看着帐上的黑字。

  好心关切,却换来小弟的一脸冷,萧维不禁双眉微蹙,他仔细回想这两个月小弟与弟媳间的相处情形,隐隐抓住了问题的所在。

  他想也没想便扬眉问道:“她想家吗?”

  萧靖脸一沉,一句话也没回,但抓着帐册的大手却为之一紧,手背上的青筋隐隐浮现,帐册几乎要被他抓破。

  看样子,他猜的没错。

  萧维在一旁坐下,装做没发觉小弟难看的脸色,建议道:“既然她想家,何不让她回娘家住几天?”

  萧靖持续沉默着,但脸色更黑了。

  让她回去,回海龙战家?如果让她回到那片广阔的大海,她还会再回来吗?

  不!他不会让她回去的!决不!

  “弟媳嫁来幽州也有三个月了,是该让她回去看看的,不是吗?”萧维见他不语,便又再提。

  “现已入冬,雪路难行。”他僵着脸,硬找了个借口回绝。

  “陆路虽不成,但河这尚未结冰,搭船由河出海应是不成问题。”萧维淡淡提醒他。

  找不到再拒绝的理由,萧靖突地抬首怒瞪他。

  萧维直直回视小弟,说出重点,“她不快乐,对吧?”

  他闻言心中一痛,却仍嘴硬的道:“就算真是如此,那又怎样?世上不是什么事都能尽如人意!”

  萧维雏眉摇了摇头,劝道:“你们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必须让她回——”

  “她是我妻子,她必须待在这里!”萧靖恼火地打断他。

  “但是她不快乐。”萧维没被他的火气吓到,只是平静的说出事实。

  “那也不关你的事!”萧靖恼羞成怒,怒不可遏的低吼。

  萧维井未被他的话伤到,事实上,他难得见小弟这样气愤,甚至还失去冷静,不禁感到有些……有趣?他压下作弄小弟的念头,只是直直回视着他,淡淡地、心平气和地、一字一句地重复众所周知的事实——

  “她、不、快、乐。”

   ※   ※  ※

  她不快乐。

  萧靖当然知道,他只是不肯去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因为那几乎和她不爱他有着相同的意思。

  她不爱他……萧靖苦涩的干笑了两声,想起大哥临走之前所说的话“阿靖,你是个聪明人,相信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要怎么做。”萧维站起身来,正色的说。

  那时,他望着大哥严肃的神情,第一次感觉到……

  不,不是第一次了,应该说他早就曾感觉到的,感觉到大哥与生惧来的沉稳与威严。

  大哥在说完这句后,就离开了。

  他看着兄长的背影,不禁心生感叹。为何大哥就是不懂,他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所谓的当家,不是聪明或着有经商的才华就行的,更重要的是有安定人心的气势。

  再者,大哥始终不明白,他们俩是兄弟,出自同一个娘胎,体内流着相同的血源,既然他这个小弟脑袋不差,做哥哥的又怎会差到哪去?只不过因为他年纪较轻,不用像大哥一样从小便承受着极大压力,很多事反而比较敢说,也因此较早开窍。

  谁知道就是这个原由,反而让他的光芒盖过了处事沉稳的大哥。

  阿靖,你是个聪明人……这句话再次回荡在脑海之中,萧靖还是只能苦笑。

  他是个聪明人吗?

  伸手将桌上放了足足有一个月、外头缝上金漆松林的紫桧木盒打开,看着盒子要特地教人去灯造的金链,萧靖心日莫名疼痛。

  原本是打算在年里她生辰时送她的……萧靖双眼一黯,轻抚那条刻意雕成浪花的金链。怕只怕……到时她人己不在此了。

  聪明人吗?

  他扯了扯嘴角,笑了笑,眼中却带着苦涩。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2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黑洁明的作品<<青龙玦>>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