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雷恩那 > 鹰主的男人(下) >  鹰主的男人(下)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目录  下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  第4页    作者:雷恩那

  “余下没被天养牧场引走的追兵则被红鬃驹远远甩在那座山头,没谁知道你被我带到这座地底洞,在这里,只有我跟你,你目力一日不复原,就一日受控在我掌中,任我摧折欺侮直至尽兴,没谁救得了你,本王跟你耗到底。”

  ……是跟她耗在这里干什么?

  她泪直淌,额头轻撞他胸口。“若要报复当年我对你……对你这样又那样,俨帅尽管取走你要的,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折腾折磨过了,你就走,这里是我的,你要够了就走。”

  “怎样才叫要够?嗯?!”他嗓声陡扬,再次发狠扣住她的小脑袋瓜。

  “你双眼不能视物,跟当年遭香魂与摄魂术反噬一般模样,你家干娘曾说,当时全赖及时渡走你体内横冲直撞的气,才令你双目之后得以慢慢恢复,重见光明,什么叫要够?本王就想抓紧时机欺压你、折磨你,直到你两眼清明,与我恩怨两清,我就走!”

  她整个傻怔。

  这哪里是什么欺压折磨?

  陀离东迦部犯境,她遭淬毒铁箭所伤,干娘赶至飞泉关北境军大营为她疗治,醒来时,她问干娘都跟他谈什么了,他偏不说,故意吊她胃口……想来谈的多是她初到牧场时的事,从“鹰族丽扬”如何转成“夏舒阳”,他那时实已觑见她那矛盾且反覆的心思……

  他挟她来此,从当年的“受害者”转成“施暴者”,是先入为主以为她必如七年前那般模样,香魂术与熬鹰般的摄魂技一块儿使,凶猛过头反倒自个儿中招,加上她双眸一时间真盲了,更令他如此以为……以为按着曾经使过的法子,当可为她顺服体内的气。

  他是拿自己当疏通,想换她双眼复明,嘴上却说得那样绝。

  心痛得厉害,泪淌得更急,冲口便出——

  “不要对我好,我就是在欺负你、利用你,当年是我对不住你,彻彻底底我就是个疯子,待在我身边就是一团混乱,没好处的!”

  突然一个翻转,她被他压在身下,发丝又被拽住,拽得她不得不微仰下巴。他低头堵住她的嘴,异常凶狠,毫无怜惜,牙齿既咬又磨,直攻那芳口中细致的内壁,再狠狠吮咬柔软小舌,猛烈侵据逼得她呜咽颤抖。

  她曲起手肘试图推顶,掐在他左肩头的指却摸到一小片温热湿滑。

  她先是一愣,手指挲摩,那触感让她心中大骇,不敢再对他使劲,只拚命扭头闪躲,想挣得机会说话——

  “你受伤了唔唔……你……流血……伤口唔唔唔……”

  求你了。求求你,别这样。

  是我错,都是丽扬不好,小哥哥,求你了……

  他是被她激得抑不住火气,拽发扣颚,硬是定住她的脑袋瓜强吻。

  她喉中滚出的泣音、丝丝缕缕的气息,尽被他吞噬。

  铁掌往底下一挪,指力下得甚重,掌住她细颈的方式仿佛极想摧折,但那力道最后落在她胸前丰盈,恣意揉捏,用力掐握,长指微微陷在软玉贲起的肤肉里。

  她忍得了痛,但实难招架如此手段,尤其陷在肤里的不仅仅是他的指,还有腿间那团从半颓迅速变硬的灼火。

  他大腿格开她,沉腰,一下子已深顶进来。

  她浑身都在抖,盲然的前方星火乱窜,血肉中亦被点燃无数火苗,最旺盛的那团热在小腹中贲鼓,在她心底狂烧。

  他气息粗嗄,箍住她身子的一双臂膀硬如铁条,指骨如钳,不允她有丝毫挣扎之举,他再次俯首去咬她的唇,沿着她的洁颚一路啃到细腻咽喉,在她颈侧和锁骨处种下无数红痕,气势之蛮横,简直想将她啃咬嚼碎、连骨带皮全吞尽一般。

  她迷乱呢喃,越动弹不得,越想扭摆碰触。

  泪从一开始就没真正止过,哭得都有些上气接不了下气。

  洞中再次弥漫身香,香气如情/yu,浓烈火热,她还是被吸卷进去,再哭再闹再痛,还是抵拒不了他。她的小哥哥……

  恍惚间,只觉得身子像条被铁钩牢牢勾住的鱼儿,不管她如何挣扎扭动,使尽全力,依然挂在他强健的硬钩上,深深被刺穿。

  喜欢他……喜欢到……再怎么喜欢都不够的。

  心里既痛又麻,怕放手,怕终究会舍不得放手。

  “小哥哥……”朱唇逸声,迷蒙眼前出现淡影。

  淡影轮廓模糊似水中波光,但她认得出的,不管是丽扬还是夏舒阳,不管在前尘抑或今生,一直都是他,只有他。

  “小哥哥……”喃喃又唤,寸心更烫。

  她终于探臂抱他,指尖因渴望而泛疼,于是能多紧抱多紧。

  小哥哥……

  倘有来世,我再把自个儿结定给你,好好的,许给你……

  当那声“小哥哥”从她唇间逸出,聂行俨眉目间登时变色。

  似长久以来的某道封印突然毁去,一脱桎梏,再无束缚。

  可惜丽扬看不见他面色变化,而他自己更是不知。

  他不知那团拢在剑眉俊目间的沉郁,因她那满是依恋的低唤,转眼间冰山作融,虽说狠劲未消反涨,扣紧她折腾得更厉害,但吮吻她小嘴、卷走她的泪的唇舌却缠绵至极,令她甚少受日光照拂的十根雪白脚趾儿,禁不住般蜷曲起来,抵在他精实削瘦的臀下。

  她收拢再收拢的双腿无异是一种催促,腿心湿漉热烫,嫩肤大染红潮。

  他再次将她箍入怀中,腰劲加重力道,喘息一声较一声沉灼。

  洞中带香的情/yu气味浓得化不开,已弄不清是忿恨发泄还是其他什么的,要她,就是要她而已,相濡以沫,七情与六欲皆系于她一身……

  只是要她这个人、这颗心……而已。

  ……她的人与心?!

  垂掩的长睫蓦地掀扬,聂行俨直望着地底洞顶部。

  此时天光从上方洞口泻地,大把光束将洞中浮尘照得清清楚楚,阴阳泉池的水光则映在顶部岩石上,流纹泛光,点点似金。

  他因悄然荡开的一抹意念而醒来。

  当手下追踪她,一路往北,开始时以为她真往天养牧场返回,后来却接到信息,说她过天养牧场而不入,只身过飞泉隘口,出关直奔陀离国境。

  一进陀离不久,就完全失去她的行踪,直到半年后,她出现在龙瑶公主精挑细选要献给达赤大王的舞姬中,一直潜伏在陀离境内的手下才又逮到人。

  她下落不明的那段日子,他不觉内心有何牵挂,若有,也仅是基于江湖道义,觉得该对天养牧场的主人家夫妇有个交代,毕竟人随他进京,尽管是她不告而别,错不在他,至少至少,也得掌握她的去向。

  他能猜出她想办些什么,她只可能藏身陀离,寻机潜近乌克鄯身边。

  他守株待兔,知道她终会露出行迹。

  他一直在等,耐着性子等待,当找到她的消息递到手中时,那瞬间心头重重一顿,无形的重击敲碎无形块垒,突然间气息轻畅了些,他方知,不是不牵挂,而是极力抑制,不让心绪波动蔓延坐大。

  这半年来,每每从梦中醒觉,常令他心惊汗流。

  怕她鲁莽行事,只为了结灭族之恨,将一条命赔进去亦不在乎。

  怕她回到丽扬的心思,了结一切后,又闹着想寻天上的亲人聚首。

  是担心过头也压抑过头,才会在找到她、带她来此之后,已滚成巨球状、绷得不能再绷的神思终于一触即发,大爆!

  要她的人。这混蛋纠缠他这么久,对他干下人神共愤的事,如今将她占为己有师出有名,再理所当然不过。

  要她的心。她若敢再抛却性命,干脆……把那颗心剜给他算了,还能让他切了下酒!多解恨!

  梦中的他,一次次见她坠落,从没一次能及时拉住她的手……

  ……等等!那家伙人呢?!

  胸内像被锐器猛地刮过,他浑身一震,倏地跃起,仅抓起裤子胡乱套上,快手在腰间扎了个结,裸着上身、赤着大脚,人已攀出地底洞。

  她……混蛋!

  又去赖在雪峰绝壁的边缘想吓谁?!

  聂行俨脸色铁青,额角要穴大力抽跳,绝不承认那个被严重吓坏的谁,其实是……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雷恩那的作品<<鹰主的男人(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