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雷恩那 > 鹰主的男人(下) >  鹰主的男人(下)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目录  下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  第3页    作者:雷恩那

  那双大手终于离了她。

  她立刻缩起四肢蜷着,发现身下感觉十分蓬松,像垫着一块毛茸茸兽皮。

  又是大巾子、又是兽皮……她的地底洞根本没那种东西。他是何时闯进来的?还把她的地盘变成他的了?

  才一会儿,洞内变得更温暖,是火。

  他弄燃一个火堆,将雪寒尽驱于洞外。

  然后,他将她抱近那堆暖热,动手开始掰开她蜷缩的肢体。

  “……干什么?!聂行俨……你……走……你走……啊……”

  她已弄不清究竟有无遭香魂反噬,这一次,像没有的,毕竟功底已破,她急就章以旁门左道练出的玩意儿使在仇人身上,像也都使尽,之所以气血翻腾,骚动难止,很可能是在那当下中了陀离国师那手反策。

  令她静静待着就好,会好起的。

  体内成战场,反策的力道或重或轻地冲滚,然呕出两口血已让胸臆间轻松不少,某种暴涨到欲求宣泄的疼痛是能抑下的,只盼他走,别来撩拨,她就能乖、就能忍,不会又痛到乱欺负人。

  但他似是想寻她“报复雪恨”,不仅不走,还动手动脚!

  口中被喂进一丸药,她尝得出那特有的清苦甘味,心一下子拧起。

  “是干娘亲制的‘参花丸’,补中益气用的……你……你后来又找我干娘了是吗?她、她和干爹……小贤妹妹……”迷乱呢喃,寸心掀起一波波疼痛。她知自个儿又闯事,但不闯不成的,干爹干娘寻不到她,又或者猜出她欲谋何事,一定也心急心痛,是她不好,对不住他们。

  男人没有答话,回应她的竟是一记深热狠吻。

  他的身香将她包裹,他的唇舌侵占她的芳口,而她蜷曲姿态已完全被他扳开。玉腿无法合拢,因他霸道地将身躯置在她腿间,压她落底。

  火气乱窜的生猛亲吻令她呜咽哼声,更让她呜咽不成声的是他的赤身裸/体。

  眸子惊瞠,仍一片浑噩茫惘,看不见他却更加感受到他。

  但……不对。

  不对啊……不对……

  她都决定收手了。

  太喜爱太喜爱他,所以收手。

  这决心下得百转千回,无比辛苦,最终是要办到的。

  不能……不能又乱七八糟混作一块儿,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又会遭她拖累。

  “聂行俨听我说……”她攒起所剩不多的力气推人,实如螳臂挡车。

  而她这一推却把男人激得更火大,双腕立时被一把逮住,柔软长条物几番缠绕、束紧……她想,不是腰带就是那件被撕成条状的舞衣。

  她大惊,吓傻,以往吃他豆腐、往他身上蹭香,他哪次不是被她逗到恼羞成怒、节节败退,何曾……何曾像此时这样蛮横,制得她无法推拒?

  他染香的气息再次侵入她唇齿间。

  她傻傻被亲,心尖直颤,只觉男人布着薄茧的厚掌不住往她身上点火。

  在她昏昏然之际,他徐缓而进,是笨拙的、费力的,扶着一遍遍摩挲摸索。

  她则一遍遍被弄得轻搐颤栗、腹下抽紧,不由自主扭腰抬臀,但一动,两边腰侧便被掌住,悍然压下。

  他不让她动,欲掌握全局,于是一试再试,一进再进。

  她拧眉呜咽,喉间细细颤动,拱高上身不住抽气。

  男人面庞抵在她颈窝,齿间亦喷出一道道嘶哑气音,压在她身上的健躯绷得硬邦邦,筋理清楚浮起,肌块壁垒分明。

  痛……又不似真痛……当初她强要他的那时,许多事都记不得,但疼痛是真真切切的,她粗鲁直接,制住他蛮干,她把自己弄伤,把他也弄得疼痛不堪。

  相较起来,这一回尽管满满是“复仇”意味,他是较她有良心多了,没压着就上,而是既亲又抚的,令她非常颤抖……

  等等!她要的不是这样!不能如此沉沦,不……

  “啊啊——”发媚的叫喊冲喉而出,完全偏离她的本意。

  他哪里是有良心了?!

  勃发血气一深埋在她嫩躯里,他按住她就是一阵挞伐!

  她身体化作一团水,被摆布出层层叠叠惊澜不断,血液却烧腾滚烫,仿佛将骨头里的水全蒸发挥散。

  渴望他,极其渴望,渴望得魂魄几碎,神志破离。

  他若要她,她如何能拒绝,只是……这么痛啊……

  那无形的痛也不知从何处生延开来,思绪丝丝缕缕全荡进洞外野大的朔风,乱得她什么也无法想,只觉心痛,因他心痛……

  那时她问,如果找到他心里那人,可曾想过如何了结?

  一直以为他心里那人仅是她的前尘,内心深处,她从未否认过身为丽扬的自己,只是装疯卖傻太久,才使她这般疯疯癫癫、心态反覆。

  他是找到了,而这笔沉恨藏怒的旧帐若狠狠发泄一回,由他控住全局,这么做他能开怀,那就来吧。

  要为当年那一场恶行赎罪,她连命都肯赔给他……赔给他……

  于是将命交出,随他了,如何踩弥摆布,都成的。

  她被卷进一团高热中,天旋地转,烈焰焚身,一次次撞击激扬出惊人火花,深藏在血肉里的某个她仿佛被撞碎了、烧毁了,唇瓣哆嗦不已,她听到自己破碎的叫声,迷乱中尽是情,无法抑制。

  腕上束缚在激切间挣脱而开,不再是推拒,她双手与两腿紧紧去攀抱、死命圈围,怕……怕不这么做的话,下一刻真要碎成空无……

  她不知自己在哭,泪水不断渗流,通红的脸蛋湿淋淋。

  她亦不知男人俊庞染遍红潮,瞳底绽光,仿佛也泛开水气。

  她在泪中昏睡过去,四肢松开,不再将他当成湍急川流中唯一的那根浮木。他没打算放过,换他施以禁锢手段,将软绵绵的人儿搂着躺平,再将那颗胡思乱想想太多的可恶脑袋瓜按在自己赤裸轻汗的胸前。

  而高悬了数月、动荡不已的心,像终于寻到安归的路……

  第2章(1)

  当丽扬神识转回时,只觉浑身像团棉花,连掀睫开眸都虚弱发懒。

  依旧不能清楚视物,但有光影隐隐跳动,入耳的是男人平稳有力的心音,还有实木被火烧透所发出的哔亿声响。

  目力丧失,其余感官更为敏锐。

  她嗅到香气,从男性肤孔中散出的好闻气味,那片肌理光滑结实,她就趴在上头,颊面贴着那暖到微烫的皮肤。

  她稍稍一动,一只大手随即掌住她腰后,略粗糙的指腹落在臀瓣上缘,她骞地一个哆嗦,才觉两人身下仍纠缠未分,四条腿相互夹缠。

  心底淌开岩浆似,既热且痛,眸中又要涌出什么。

  将她扣在怀中的男人终于大发慈悲启唇出声——

  “你家干娘嘱咐,将你拖出陀离王廷后,不管死活皆须往你嘴里塞她亲制的药丸。”男嗓微哑,语调偏冷。“如今一条小命没折腾掉,能自己吞药当然最好,若死得不能再死,本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塞都能把药丸直塞进你肚子里。”

  她又打了个哆嗦,并非畏寒,而是被他仿佛山雨欲来的话意剐得发颤。

  “我……我干娘……干爹……”声音哑到不行,连自个儿都吃惊。

  “他们都来了。”

  “……谁?”气微岔。

  “不仅你干爹干娘,天养牧场的好手亦都出笼。我拖你出陀离,身后大批追兵,天养牧场的人与牧民朋友们沿途设陷阱、打埋伏,将陀离兵分批引开。”

  “……啊?!”她撑着想起身,长发忽被他拽着卷在腕上,依然不得动弹。

  他冷哼,手劲更重。“啊什么啊?何须讶异?当日你不告而别,根本是陷本王于不义,人既是在我手里弄丢,想方设法必得探出个去向,不然何以向天养牧场交代?而舒爷与舒夫人既知你人在何处,又怎可能袖手旁观?”

  她头皮绷得发疼,泪水直涌。

  流泪不是因被他拽发拽疼,而是想到干爹干娘和牧场的大伙儿。

  她音信全无,舍那些人彻底,想他们定然为她担忧极了,就觉自个儿总在对不住谁、连累了谁,越想,越发心涩难受。

  胸膛上渐有温潮淌开,聂行俨内心一凛,下意识已松开五指抓握,任女子那头丰厚青丝安躺于掌心、柔缠铁腕,然嘴上仍然带狠——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雷恩那的作品<<鹰主的男人(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