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雷恩那 > 鹰主的男人(下) >  鹰主的男人(下)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目录  下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  第26页    作者:雷恩那

  自首。

  坦白从宽,她自首,省得被两个大将军王爷折腾。

  再然后,人就落进这座地牢里了,呜……她也万般不愿意啊……

  前头忽然传来声响,负责看守的虎狼卫连开两道门关允人进入,嘿嘿,来者肯定来头不小……她心里泛甜,想起上次她身陷囹圄,他也是跑进来探看,那时他待她可凶了,但毕竟放不下,还“劫囚”呢。

  等会儿见着,她漂亮额头八成会被他敲好几记爆栗,不行不行,得装可怜些。脚步声已然踏近,她食指赶紧沾着唾津往眼下和颊面上一抹再抹,跟着将两颊和鼻头捏红红,吸吸鼻子无辜抬睫……呃?!

  那人来到铁铸牢栏之前,专注看她。“丽扬公主……”

  欸,来到面前的,不是她以为的那个男人。

  聂行俨白日之所以赶至矮屋旧院前,是因今日负责盯梢的手下知他快马回大军屯,紧急来报。

  手下只道丽扬公主被来访北境的十一王爷堵住,却绝口不提她办妥正当营生之后又去销暗盘的货。

  连他的心腹随从她都有本事拿下,行啊她!

  矮屋旧院前,当她走近他时,以为她是向他靠拢,才想探手将她拉至身后,却听她声音压得扁扁,小小声道——

  “……藏在院子里边。”

  什么藏在院子里?他没听清楚,眯目瞪她,就见她唇珠嚅动,那口形像是说……娘?!

  岂能不是?!她带着娘亲一块儿混,娘不跟着她,跟谁?!待她跑去自首,他想开骂都找不到话了。

  毕竟是在北境,十一王爷蔺勉即便是强龙,也不能压过地头蛇,何况聂行俨亦是强龙一条,行军都统司当然看他脸色办事,见他面色阴森却未置一语,都统司尽管股栗不已,还是决定先将人犯暂押大牢看管。

  只是这位人犯收押不到两个时辰,都统司地牢就开始接待大将军王爷们,弄得虎狼卫们也紧张起来,都统司大人则隐隐闹胃疼。

  聂行俨步进军监地牢时,正听得蔺勉徐声道——

  “……当时端赖公主绝世神技,为我军寻得一个突破口,才得以及时解救帝京于水火,为了查得公主下落,在下命人多方探寻,才得知公主乃鹰族王族遗民。”

  “呃……也不算什么王族,我很普通很普通……王爷费心了。”

  蔺勉道:“鹰族遭灭,公主从西北高原流落至天朝北境,知你在此,没想今日一到,便与公主偶遇……你与我确实缘分。”

  “哪是偶遇?明明是你硬要跟……”声音含在嘴里嘀咕。

  “公主说什么?”

  “没!没有——啊!有有有,我是说我在北境这儿过得挺好、挺滋润,不必王爷为我向朝廷讨要什么封赏,更没想挪窝挪到帝京去,这一次能帮得上忙,那……那也是我自个儿想做,有想守护的人,那人要是不安稳,我这心也不踏实,

  所以说来说去,我还是有私心的,若说起缘分,我与那人的缘分却是从前尘到今生,就认他一个,在心里,都把自己偷偷嫁给他好多回了。”腼腆般呵呵笑,又道:“十一王爷,咱们就别提什么恩情回报的事,哪时得空,王爷来天养牧场玩,咱请你吃烤全羊、大口喝奶酒,倘是我不在那儿,我家干爹、干娘和牧民朋友们也会欢迎你的,你……”

  “三公主身陷囹圄,自身难保,还想请谁吃食吃酒?”

  三公主身陷囹圄,自身难保,还想多疼疼谁?

  丽扬叹气。

  两次进军监地牢,两次他来探看,两次说的可都真像。

  熟悉的高大身影出现在转角处时,她已然瞧见,聂行俨也知她觑见他了。

  她此时对蔺勉所说的话,听进他耳里,多少觉得她有讨饶的嫌疑,但……他竟然真被安抚住,非常吃这一套。

  蔺勉此时侧目回首,亦是察觉身后来人了。

  一见是聂行俨,表情贫乏的俊庞仍定静无波,唯双目微光掠过……蔺勉忽而有些明白,原来他的梦中女子想守护的,是这个男人。

  缘分还是太浅薄吗?她说的是前尘到今生,而他也只不过当日在帝京城外惊鸿一瞥,便已留心,却是太迟吗……

  聂行俨步近,依旧仗着拳硬有力,轻松俐落地劈开铁锁。

  倒是丽扬心疼得直抽气,跺脚嚷嚷——

  “又砸锁!又砸锁!行军都统司这款巨大铁锁要价不菲啊!老铁匠师傅精心打造,若不谈价钱的话,那它也是件赏心悦目的工艺,你说你怎么就砸得下手?你——”两位大将军王爷全又瞪着她看。

  唔,好吧……要她选是吧?选就选。

  挲挲鼻头,她脸蛋微烫,踏出牢门直直走向聂行俨,走进他怀里。

  她抱住她的男人,没再多看谁一眼,一只大掌随即抚上她后脑勺,略霸道地按住,像也不许她有机会再多看谁一眼。

  “多谢十一爷关爱,只是这姑娘已是我的人,除吃干抹净,还是吃干抹净,不可能放手。”

  听得这话,丽扬心里又想崩溃——

  她家男人说得这样清楚直白,都不知听这话的十一王爷要多不好意思啊?!

  第10章(1)

  丽扬自认已跟蔺勉说清楚,该选她也选了,所以事情算和平收场……吧?

  是说如果聂行俨不要那么嚣张霸气,也许会更好些,毕竟对方好歹是皇子啊,留点颜面给人家不挺好?

  他将她直接挟走,也不怕人家说他目无王法。

  当她后来质问他时,还真怕他会迸出“老子就是王法!”这类的话,他却是用令人颈后发毛的语调,一字一句冷幽幽道——

  “犯人自首,然,查无所获,接头为谁?如何销盘?货又在何处?犯人说不出个所以然,明摆着戏耍官府,该当何罪?”

  她眼睛滴溜溜转,还没想好,人已被他丢上马背。

  片刻便回到将军府,红鬃驹交由管着马厩的老伯照料,聂行俨大步流星往里边走,丽扬快步跟在他身后,顿时觉得自己真像个可怜小媳妇儿。

  但,还是有人疼她的。

  老王妃就站在正厅前头等着,一见她跟着回来了,明显吁出一口气,人扶着椅子缓缓落坐,眉间的结也才见松解。

  一见到老王妃,丽扬就粲笑了,叉腰挺胸又扬颚的,直说进出那行军都统司地牢,她算是老行家,不怕不怕,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她都熟透了,没啥好惊,然后还反过来安慰老人家。

  若非聂行俨突然来个峻目横扫,都统司的军监铁牢被她加油添醋、天花乱坠一说,都堪比皇帝老子的御花园,不逛对不起自个儿似。

  丽扬今晚其实好想巴着老王妃不放,老王妃像也瞧出端倪,但儿子那关决计是过不了的,老人家觉得好笑也无奈,只能嘴上多帮衬,替丽扬说了不少好话。

  此时丽扬已浴洗过,饿得咕咕叫的五脏庙也好生祭拜了,厨子大爹特意替她下了大大一碗打卤面,她横扫千军般清空,没办法,在对付她家男人前,得把肚子填得饱饱才够力气。

  当聂行俨回到屋里时,跪坐在榻上、正梳理着一瀑长发的人儿微微一顿。

  他没有看她,迳直在榻边大马金刀般落坐,慢腾腾卸下靴袜。

  丽扬见事甚快,赶紧下榻去小间张罗盆子和热水,端来给他洗脚。

  热水都兑好端来他脚下,他却动也不动,丽扬内心狠狠叹了口气,撩起袖子干脆自个儿动手,捧起他的大脚就往盆子里泡。

  “你干么这样?”恶向胆边生,她蹲在他脚边抬眉质问,但一被他那双深瞳居高临下俯视,心脏连抽三大下,气势登时弱掉。“那……那牧民们的活儿,我能帮便帮,十匹次等马就喊一个价,我没想从中得利的,单纯就是帮把手,让牧民们手头宽松些,大伙儿都乐……”

  “我气的是这事吗?”聂行俨冷声问,目底的小火窜得颇高。

  他早知她德行,牧民朋友若有难处求她相帮,她不可能不应,而这种暗盘的活儿她接得是得心应手,对她而言恰如举手之劳,要她不那么做,根本不可能。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26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雷恩那的作品<<鹰主的男人(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