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雷恩那 > 鹰主的男人(下) >  鹰主的男人(下)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目录  下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  第14页    作者:雷恩那

  她微微挑眉。“……怎么?”

  “谷村隐密,好多消息传不进来,我也溜出去好几回了,就想探探有无其他族人也如咱们这般活下来……曾听闻,鹰族遭祸后不到半年,达赤王乌克鄯被一名小舞姬刺杀身亡,还说那名小舞姬背上有一对翼状红印,满大营的陀离兵之所以抓不到她,是因那背上的红印竟然变成真翅,才让她拍拍翅膀远遁。”

  丽扬听得两眼越发瞠圆,小嘴都忘了合。

  她那时身上的舞衣遭严重撕扯,根本衣不蔽体,聂行俨这才见到她裸背上的展翼红印,而围捕她的那一大群陀离兵中,肯定有谁也瞧见了……但,传言变成这样,未免太过。

  泰里又道:“而这一次溜出谷村混进陀离,却听说乌克鄯原来没死……他没死,龙瑶公主将摄政归权,某个舞姬又不满意了,在王廷大殿上发难,直接剜走乌克鄯的心脏……”他单手挲挲下颚,双眉轮流挑动。

  “……所以?”她被他弄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脑袋瓜。

  “所以三公主,乌克鄯那颗心风干起来没?你收哪儿去了?要拿他的心当下酒菜,可不能忘了邀我一块儿。”

  “啊?”

  “不是吧——”泰里忽抓住她两肩,摇得她一大束长发乱晃。“你独吞了?全吞了?一口气吃那么多对吗?要风干慢慢啃才够滋味啊!”

  丽扬抬手掐他脸颊,像幼时闹在一块儿那样。

  他小她几岁,总被她掐着肥颊欺负,但男大十八变,高大少年的颊变得削瘦、有棱有角,掐起来手感差了。欸。

  “你这孩子想什么呢?吞什么心脏?那臭玩意儿谁还风干带着啊?还敢动手动脚了?!”尽管不好掐,依旧掐得他俊庞变形。

  “那你说你说,连着两回行刺那混帐王八蛋达赤王的舞姬,你敢说不是你?!”嘴也变形了,硬蹭出话。

  “是我又怎地?”

  “你是不要命了!”

  “是不要命又怎样?!你们都不在,大伙儿都不在,要这一条命做?!不跟敌首拚了,谁值得我活?!”冲口而出,十分凶狠。

  一道身影进到“掐”在一块儿的两人眼界里。

  丽扬陡地放松掐人的手劲。

  泰里乘机甩头逃脱,掐住她双肩的手倒还牢牢握着。

  他略戒备地盯着站在几步外的高大男子,然后少年的内心就有些不是滋味,觉得自己个头儿也没矮这个天朝来的男人多少,身形也差不多,怎么对方随便往那儿一站,气势就出来了,甚至连句话都没哼,已令人背脊凛直。

  总而言之……就是艳羡、仰慕,又带点自惭形秽的不是滋味。

  没来由的,头皮一阵发麻,泰里盯着对方看,对方锐利眼神同样紧盯他,且锁住不放的不是他的脸,而是那双搁在三公主肩上的手。

  趋吉避凶的本能催动,他倏地撤手,还矫枉过正地往后跳开一大步。

  聂行俨抿唇不语,仅淡淡将目光挪向丽扬。

  在泰里眼中,鹰族三公主向来天不怕、地不怕,连陀离大王都敢连着行刺两回,此时被这位天朝的男人眯目锁定,竟……竟心虚般撇开脸?!泰里面对内心的那股不是滋味,登时变得还可以接受。

  “我阿娘跟塔拉婆婆有一堆事交代我做,天黑前得办完,我那个……忙去,我好忙啊好忙,公主你、你自个儿先玩,或让其他人陪你玩。”“其他人”三字还有意无意加重音。

  不等他的三公主开口说话,他一溜烟跑掉,此地本不是他泰里大爷的战场,撤为上策啊!

  这一方,静默持续,丽扬挠挠脸,率先开口——

  “你来多久了?来了怎么也不出个声?嗯……不会一直跟着我和泰里……”噢,他确实是一路尾随过来的。

  丽扬见他此时山雨欲来的神态,立即明白。

  那她适才与泰里闹在一块儿所说出的话,肯定都传进他耳里。

  有种像是说错话的慌乱感,但又觉自己冲着泰里说出的,实为心中本音。

  她那时疯得可以,什么都不在乎,然后是他……他从未弃她。

  忽觉必须跟他说说话,先缓和一下,跟着再好好解释。

  她指指一旁的鸦冢,缓声道:“当年若真得玄素援手,那他伤得应也不轻,下回再见是要好好道歉的,我那日不该唤鹰儿对付他的鸦群。”

  却是怕相见无期。

  她咬咬唇又道:“玄素提到一名姑娘,他似乎一直在寻她,那姑娘才是整件事最重要的点,竟能使唤玄素出手,也不知他能否如愿找到人,那天他就那样走掉,我其实还有好多事想问清楚,唔……不过话说回来,我那个时候也头昏脑胀,思绪全打结,一下子要弄懂所有疑惑,怕也困难,还有我——”

  “我必须走了。”聂行俨淡然出声,让她稍稍展现的话唠本色顿时失色。

  丽扬心中一咯噔,瞠眸结舌,傻了般望着他。

  聂行俨再道:“接到信报,承圣上旨意,以治伤静养为名,被迫迁居东郊泉山林园的太子殿下起兵造反,帝京西郊三十里外的京西大营主将为太子旧部,京西大

  营七万兵马遂尽为太子所控,剑指京城……陀离亦趁势兴兵,龙瑶公主所掌的十万兵力已往天朝北境逼临。”

  他语气徐慢且淡,淡到她一颗心下沉再下沉,两耳轰轰响,舌根僵硬。

  聂行俨目光扫向鸦冢,面无表情,心里却微微苦笑。

  他与她之间似乎总如此,一直横着许多的旁人和旁务,她的族人、仇人、恩人,他身为大将军的职责与北定王聂氏一门的荣光……像从未好好谈过彼此之间的事,总乱七八糟纠缠在一块儿,身躯是无比契合,彷佛这具血肉生来便为彼此,但心中所想总有差距。

  所以谈的仅能是旁人的事,而不能是他们俩自个儿的事吗?

  丽扬思绪渐渐能动,很艰难地运作。

  她是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

  见他一副从容淡定的神态,显得诸事尽在掌握中,凭他严以待人更严以律己的处世习性,能擅离职守数十日,陪她一路往北深进北方群山之中,事前对于麾下的北境大军定然已做好万全的布局。

  他不可能长留在此,她知道的,却没想到别离来得这么快。

  这几日她忙得团团转,族中耆老们找她谈事,完全拿她当族长对付,鹰族的一些传承物件与记事皮卷等等,幸得这几位长者拚死保存,只是老长辈们一口气塞给她太多东西,她都觉脑子不够使。

  再者,还得费些功夫亲自摸清谷村周遭的地理分布,族人们将来是留下货迁回西北高原,后续之事皆须与大伙儿再商议。

  她忙,他也不遑多让。

  一些长辈犹记得他的父帅聂樊老将军,知他是聂老将军之子,而老将军与鹰族一向交好,长辈们自然而然视他为族中一分子,任他带着手下进村出村,问也不问一句。

  而昨儿个她还无意间听到婆婆和大娘们对话,才知众人将他们看成一对儿,他是鹰主的男人,自然是鹰族的人。

  欸,她还没做好要与他分开的准备啊……

  胸口忽觉窒闷,她深吸了口气,略艰难地吐息——

  “太子……太子重伤至残,皇上是被满朝文武说服,动了重立储君的念头,才迫使太子行险吧……京西大营握在太子手中,帝京中的战力仅禁军一支,最多不超出两万,若要从其他地方调兵,远水难救近火……但、但还是要尽快赶,除京西大营外,离帝京最近的兵力是哪儿?是东临那边?还是南境军?”

  男人低应了声算是认同她的看法,并未替她解答。

  似有一事极紧要,丽扬眸珠溜转,蓦地思及什么,眉睫陡扬——

  “老王妃就在京中!”

  锦仁帝恩赐聂氏一门开衙建府,北定王府自是风光无限,但,既是受锦仁帝恩赏有嘉的臣子,太子兵力若真攻破帝京城池,必不会放过这些皇帝的人马。

  更何况,当初太子要胁聂氏一门的那些话,她听得真真的,老王妃此时就在帝京,帝京能守住便罢,倘若不能……倘若不能……如何了得?!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4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雷恩那的作品<<鹰主的男人(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