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列表 > 雷恩那 > 鹰主的男人(下) >  鹰主的男人(下)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目录  下一页

鹰主的男人(下)  第12页    作者:雷恩那

  玄素脑中如有一大团银火猛爆开来,亮到双目剧痛。

  聂行俨先是听他失心疯般喃喃自语又自问自答,再见他五官扭曲骤变,痛到扶住长杖单膝跪下。

  蓝雾突然掀起波动,翻涌得甚是迅速,接着地上传来古怪声音,越来越响。任凭聂行俨控缰再狠,红鬃驹仍被扰得躁动刨蹄,不断甩鬃喷息。

  朝他们袭来的是无数的荆棘藤蔓,沿着地面,四面八方爬向他们。

  连那棵供渡鸦栖息的大树,树根亦蠢蠢欲动,其中一条从厚厚枯叶层底下探出的细根如灵蛇吐信,倏忽间缠住玄素一只脚踩。

  而这位陀离的前国师大人挥杖能动乾坤,此时却认命般一动也不动任由缠绕。他既不愿动,下一刻就更加动弹不得,那条细根一将他卷住,更多的荆棘藤蔓与树根涌上,直要将单膝跪地的黑衫身影吞没。

  情势凶险,聂行俨倏地抽出佩在鞍侧的铁长刀左砍右斩,不断劈削。

  不涉阴诡之道,不懂鬼神之术,亦知此时情势完全脱出掌控。

  此地不宜再留!

  红鬃驹飞踢跳跃,他骑在马背上挥刀连砍过去,利刃劈开缠住玄素四肢与躯干的数条诡物,探臂提抓,一把将近乎僵化的玄素甩上马背。

  “驾!”口中大喝,聂行俨双腿一踢,用力夹紧。

  红鬃驹得主子之令,纵蹄朝蓝雾流出的方向飞跃。

  树根追不过来,在原处张牙舞爪,荆棘与藤蔓则随他们转向,狂生疯长。出石林!

  唯一活路!

  聂行俨模糊有个想法,觉得只要跑出这座石林,便安全无虞。

  若是跑不出……

  则极有可能被吞个干净俐落,尸骨无存。

  第5章(1)

  再差半个马身便出蓝雾石林,聂行俨忽觉背央一阵紧迫,像疯长的那些诡物已逼近,下一瞬即要将他包缠。

  手中铁长刀正要祭出,被他横放在身前马背上的玄素,发僵身躯终于能动,骤然间如一道黑风窜至他背后,长杖点出,喷出的巨亮银光似熊熊大火。

  奔出那片石林时,聂行俨清楚听见荆棘藤蔓遭火吞噬时发出的哀叫声。

  之后仿佛力气用尽,玄素的群鸦幻化使不出,只能被红鬃驹带着走。

  聂行俨将玄素带回撒拉罕老人的牧地时,牧民们虽遭鸦群搅扰过,但事发当日没谁见过这位始作俑者,加上牧族人民天生热情好客,见聂行俨捡回一个虚弱苍白的人,大伙儿还帮忙烧水煮食,热汤热茶直往客居的帐子里送。

  牧族约莫只有药巫奶奶惊得腿软,避在自个儿羊皮帐里抵死不出去。

  而丽扬受到的惊吓自然也不小。

  此时月在中天,绿洲上的穹苍布满星光点点。

  被带回的人犹在帐内昏睡,来帮忙照看的牧民们也都回自家帐内歇下,丽扬终于等到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揪着聂行俨一条胳臂硬把他拉到水边。

  “怎么回事?”她努力克制声量,质问人时双臂盘胸,站姿显出流氓样儿,完全就是个“夏舒阳”。

  聂行俨嘴角微乎其微一勾。“我救了他,他也相助了我,这样。”气场强大的她才是她,不管是丽扬抑或夏舒阳。

  “我是问,为何瞒着我去找他?”伸出食指戳他胸膛。

  “你说过的,觉得他并无恶意不是吗?”

  丽扬略急。“是这样没错,但你也不能……”食指连同小手忽被握住,未及眨眸,人已被他搂了去。

  她不由得静下,被他抱着,螓首被他的大掌按在他胸前,这般姿态总能一次又一次平息她的焦躁与不安。

  她知玄素的出现令他如鲠在喉,但毕竟事情平静了,岂知静不了两天,他便单枪匹马寻对方踪迹!能不惊吓吗?!

  “就你能与他交手,尽释前嫌,我不能也去探探底细?”男人淡淡嗓声在她头顶响起,大掌轻揉她脑勺,似要安她的心。

  她闭起双眸,藕臂环上他的腰,逸语如叹,下意识幽喃——

  “你的命比我紧要,紧要太多,不该轻易涉险的……”

  头发忽遭微扯,往后拉,扯得她不得不抬高脸蛋。

  “……怎么了?”她不知自己都说出什么,扬睫只见他略阴黑的眉眼。

  聂行俨一时间还真拿她没办法,抿唇瞪人好一会儿,忽道——

  “我说过,不是仅余你一个。”

  丽扬一怔,被他沉凝的神气弄得心微惊,遂点了点头。

  “你那晚是这么对我说的,但……不很明白啊,我想了又想,还是没弄懂。你想跟我说什么?”

  他放开她的发,双手改而握住她两边肩臂,道——

  “当年西北高原上那场鹰族的灭族大祸,是有一部分的族民逃出,全是妇孺与老人,约有近百位,他们逃往北方,在一座山谷中避祸,那地方无比隐密,之前北境军探子管的一支精锐绕至陀离北边探勘,无意间闯进,才知是鹰族的遗民。”他挲挲她发僵的肩膀,望着她瞬也不瞬的眸子——

  “得知此事时,你已离开多时,而将你带出陀离王廷之后未立即告知,是想让你亲眼确认究竟是不是你鹰族族民,还是需你……”他的襟口被一双柔荑猛地揪住。

  她不自觉踮高脚,拚命想看进他瞳底,想看清楚他是否认真、再认真不过的认真,而她一双圆瞳早已颤得厉害,颤出一波波潋潆。

  “你、你……”连唇瓣都发颤,她深吸口气,吐出。“你说的是、是真的,当真……当真的?”

  聂行俨才想稳住她,清月中,一道男子幽声缓起,替他作答——

  “北定王爷所说,自然是真。”

  立在水边的两人同时循声侧目,说话之人黑衫轻荡,苍白面色被皎月清光一映,淡到仿佛五官亦要隐去。

  聂行俨缓缓探出一臂,将身边人儿推到身后。

  虽将玄素救回,隐约也猜出对方与鹰族之间牵绊不浅,并不表示放下戒心。玄素见他护卫之姿,神情略怔忡,忽而自嘲扬笑——

  “我本该如你护她这般护那个人,可惜了……”

  聂行俨道:“那近百位的鹰族妇孺与老者之所以能逃进那处隐密山谷,据闻是一群渡鸦引路。之后群鸦如乱云,为阻陀离的一支追兵,伤亡不少。”一顿,他目光清锐。“如此看来,是阁下手笔。”

  丽扬大受冲击,仍在头昏脑胀中,一听此话,人又懵了,只晓得紧紧、紧紧瞅着玄素不放,不敢轻眨,仿佛一眨眸就要错过什么。

  玄素低眉状若沉吟,跟着微微颔首——

  “原来是这样吗?唔……像是这样吧。”再点点头。“是了,是这样没错。原来是我救了那些人,哈哈,哈哈,只要那姑娘愿替我挨罪受苦,我就帮她办成这事,我可没食言,没有……”笑着,双目却是空洞,喃喃又道——

  “她不在的,我要找的人,根本不在这世间,她……她一直在那里……”

  “玄素!”丽扬冲口唤出,因一颗心高悬晃荡,已逼近真相了,墨发黑衫的身影突然又化作只只渡鸦,窜向天际。

  她双膝陡地发软,瘫落时被聂行俨捞进臂弯里,他顺势坐地,将她抱在腿上。

  丽扬就这样靠着他的胸膛调息,半晌才寻回声音——

  “我不知道……竟是……你、你为何不早点告诉我?我竟都不知……他们……

  近百位啊,竟都活着了,不是仅我一个,还有族人,有人活下来了,不是我一个独活,还有玄素……玄素他……怎都不告诉我?”完全语无伦次,鼻音甚浓,是很想哭的,但拚命忍住,怕一哭要不可收拾。

  聂行俨一下下轻抚她的头。“想把你带往那里,让你亲自去看,山谷中的那群人若真如探子营捎回的密函中所提那般,你见了自会知晓,如若不是,也不会失望。”而玄素的出现打乱他的安排,加上她一而再、再而三下意识轻忽自身性命的行径与言语,令他心中惊急,无法再按捺。

  稍稍缓过气,丽扬闻言便也想明白了。

  他行事向来严谨,不会对她说出无把握的事,这一次若非玄素横空而出,搅乱一切,她真会被他带进那座山谷后,才会知道真相。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由喜欢雷恩那的作品<<鹰主的男人(下)>>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